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九章:同頭不同心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九章:同頭不同心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上午九點鐘,九龍太子道聖德肋撒醫院,

東方皇宮夜總會的老闆,東聯社元老口水走出自己的平治豪車,臉色平靜的走進醫院大門。

淡定的表情完全不像昨夜剛剛經曆自己夜總會被砸場,需要停業裝修的老闆。

“口水叔?您怎麼親自過來了?”雖然頭還有些因為注射麻醉劑後藥力未退的昏沉,但靚潘看到從病房外走進門的口水,仍然掙紮從病床上挺起上半身,靠坐在床頭,努力讓中刀四處的自己看起來並無大礙。

他麵前的東聯社口水叔,嚴格來講,現在都已經不算是江湖人,口水年輕時就曾混跡油尖旺,不過那時他完全不入流,隻能幫人做些賭檔打雜,毒品帶貨等等,後來因為口纔出眾,據說被某個千門大佬看中,指點過幾招,所以消失一年多之後再回油尖旺,就不在參與任何江湖事。

而是以慈善青年的身份組織發起了一個往生互助會,鼓勵香港老年人按月拿錢投進來,然後自己就醫或者住老人院時乃至過世,互助會可以替老人支付所需費用,實際就是騙老年人口袋裡的養老金,雖然隻乾了半年就迅速轉手脫身,但應該就賺下了當年的二十幾萬。

不過他有錢之後並冇有和其他古惑仔那樣千金散儘,而是跑去拍了幾張紅van小巴車牌,冇想到這些年香港經濟環境不錯,小巴車牌被炒的幾倍翻漲,他又轉手賣掉開始做裝修公司,裝修生意做了幾年之後,大批字頭猛人湧入裝修市場,靠強買強賣欺行霸市壟斷各個樓盤的裝修生意,口水乾脆把生意再度賣掉,第三次返回油尖旺。

這一次,他不再是第一次時不入流的小角色,也不是第二次被油尖旺江湖人稱為口水的老千,而是江湖人眼中的大水喉口水叔。

他拿錢出來開了這家東方皇宮夜總會,睇場的人選最初並冇有考慮靚潘,當時籌備期間,新記的斧頭俊,拳王順,甚至號碼幫孝字堆的tir都親自登門對這位江湖前輩口水叔打過招呼,希望口水叔給個機會,讓他們能安排自己手下來夜總會睇場。

口水當然心儀新記的兩大猛人,斧頭俊與拳王杜聯順這兩人在尖東不僅名聲赫赫,而且懂做人,知道分寸,有他們任何一個人負責睇場,都能讓自己這個夜總會老闆省去很多心思。

可是冇等這件事敲定,新記就爆發了內亂,新記龍頭四眼蛇許家炎入獄,七哥許家波為人暴躁,難以服眾,十哥許家強無心插手,醉心影視生意,新記太子許明偉又在英國留學,無法回來繼位龍頭。

再加上新記總教頭蘇龍與七哥許家波不睦,所以蘇龍準備帶領出師自己門下的新記三虎謀朝篡位,自己接位龍頭,就算不能他蘇龍世襲,也要把新記龍頭世襲改成和記一樣的選舉製。

本來蘇龍以為自己勝算頗大,畢竟江湖上都流傳一句話,新記紅棍蘇字頭,新記摣數林字頭。意思就是新記知名打仔幾乎都是總教頭蘇龍的門生,而新記食腦的白紙扇都出自大總管林家門下。

而如今的新記五虎中,有三位正式對蘇龍磕頭敬茶拜過師,斧頭俊,拳王順,瘋狗明。

三人如果真的都同蘇龍造反,就算新記勉強平息下來,但是蘇龍如果帶門下過檔脫離新記,引起的連鎖反應至少會讓新記損失油尖旺近百間夜場的睇場權,丟掉油尖旺,屯門等大片地區的地盤。

所以整個港九的江湖人都在旁觀新記這次的大風暴,想知道是龍頭入獄,無人可支撐大局的許家掃平叛賊,還是新記這位江湖公認的總教頭蘇龍改朝換代。

不過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新記大總管南叔林少南,卻隨手一招就讓蘇龍陣容亂了陣腳,那就是讓監獄內的龍頭許家炎傳出訊息,在他入獄期間,新記大小事務,全部交由蘇龍的愛徒,新記五虎之首斧頭俊暫為打理,斧頭俊的話,就是他許家炎的意思。

斧頭俊識做人,頭腦醒目,早在過檔新記之前,十六歲就紮職紅棍,成為和聯勝在屯門的大佬級人物,十八歲就已經授雙花,雖然對蘇龍磕頭拜過師,但他並不像拳王順,瘋狗明那些打仔一樣,是蘇龍從底層提攜出來做的大佬。

而且斧頭俊過檔新記,稱霸尖東夜場,是因為新記大水喉寶叔給他機會,而寶叔當然是不希望新記內訌。

所以如今新記的局麵看起來就像是許家人置身事外,蘇龍三大愛將則開始內訌,斧頭俊希望蘇龍退一步,不要讓新記內訌成為江湖笑柄,蘇龍則希望斧頭俊不要接代理龍頭的位置,中了許家分化他們師徒的計策。

趁新記內訌,其他字頭當然要抓住機會進軍油尖旺,所以僅剩的睇場人選,號碼幫tir,並冇有自己接手口水這間夜總會的睇場權,而是向口水推薦了自己看好,之前在北角的士高睇場的同門兄弟靚潘,畢竟大家同一個字頭,當然是趁新記無暇顧忌生意,湧入油尖旺站穩腳跟的同門兄弟越來越多纔好。

可是靚潘冇想到自己剛進場冇多久,就被盤踞西環的和榮堂高佬賢帶人給砸掉了場子。

“手下弟兄傷的怎麼樣?”口水一身西裝,戴著金絲平光眼鏡,看起來如同一名成功商人,此時坐在病床前的陪護椅上,微笑著對靚潘問道。

見麵不問夜總會損失,不罵自己辦事不力,先關心自己和這班兄弟的傷情,靚潘就覺得自己冇有白白被砍了四刀“各個掛傷,有三個如今仲昏迷不醒,口水叔,不是我同這班手足不夠種,對方實在是人太多,我十幾個弟兄全都倒下之後,夜總會才被他們砸場,對方也被我們砍翻二十幾人。”

口水拍拍靚潘掛著吊瓶掛水的手臂“我知,放心,湯藥費我來付,你安心養傷,聽人講,昨晚大摩帶越南仔與大圈仔把蟹王掃平,老榮那班人當然是藉助這件事來油尖旺搞搞事,看下能不能勒索我這個老東在尖東的水喉,拿到些油水。”

靚潘吸著冷氣,用手輕輕碰了一下臉上包纏的紗布“可惜老榮藉口蟹王玩老強,用江湖規矩堵口,不然我早就一個電話打給tir哥……嘶……”

“那個叫大摩的馬伕準備響朵呀,搞這麼大陣仗出嚟?”口水歎了口氣“我是老東叔伯,雖然我他老母都未見過蟹王幾次,不過這種事老榮選我擺上台都不算壞了江湖規矩,大圈仔,越南仔,老榮……想借我的夜總會響朵,當我口水是流架?你安心養傷,我找人搞定他們,阿福啊,打電話給北角的陳先……”

口水坐在陪護椅上說到最後,打定主意,開口讓自己的司機打電話,就在叫阿福的手下剛準備拿起移動電話撥號時,外麵靚潘一名從北角趕來醫院照顧他的弟兄快步走進來,朝靚潘使眼色,靚潘大聲說道“口水叔又不是外人,講啦?”

小弟開口說道“大摩帶了果籃鮮花過來探傷,被認出的兄弟堵在醫院外。”

“他一個人來?”靚潘還未開口,口水雙眉一挑,搶先開口問道。

“是呀,口水叔,他兄弟花九留在停車場,未有跟上來。”小弟看向口水說道。

口水與病床上的靚潘對視一眼“你同大摩打過交道咩?他做人如何?”

“缽蘭街大摩出了名會做人,之前同他打過幾次交道,場子生意好的晚上,我找過他調馬救急,他都不抽水嘅,昨晚他趕去時都在勸高佬賢不要動手,高佬賢罵開他,自己主動帶人砸場,大摩從頭到尾都未踏進過夜總會一步。”

“聽你講的這種人,明顯不是會搞大新聞插旗響朵的打仔,這種馬伕最好的收場當然是因為馬伕生意做得好,客源夠多,最終被大水喉看中,開新場請他去打理生意,分他一些股份做合夥人,半路從馬伕轉行準備做雙花紅棍呀?”口水吐了口煙霧,語氣有些疑惑。

靚潘想了想“會不會是準備借這次機會,搶口水叔你夜場的股份?”

口水彈了一下菸灰“靠搶來的,我能讓他坐穩纔怪。”

突然他彈菸灰的動作猛然一頓,鏡片後的雙眼炯炯盯著靚潘“除非,他也清楚老榮這次不是捧他出頭,是擺他上台,他同老榮那班人同頭不同心!”

說完之後,他看向那名小弟“請他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