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四十九章:有些意外正在發生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四十九章:有些意外正在發生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楊滬生依次給自己豪生書局多年合作過的專欄作者,作家之類都打過去電話詢問。

1200ks

果然大部分老友都表示收到過女兒的訊息,拜托這些老友幫忙寫一寫大空公司盛家樂的過往刊登在各處報紙的專欄,還貼心了盛家樂詳細的生平資料。

有幾個八與楊滬生私交深厚的老友甚至促狹開口詢問,你楊滬生這是覺得靠文筆難以成名,換個思路讓豪生書局全港人儘皆知?

楊滬生隻能好聲好氣說女兒不懂事,一時衝動,都是那盛家樂看女兒單純,才利用女兒的關係想要把自己包裝成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物,那盛家樂不要臉麵,他楊滬生與豪生書局卻還要在意臉麵。

盛家樂就坐在他對麵,看著楊滬生對各種文化人說自己不要臉,欺騙利用他那個比自己大五歲的單純女兒。

把這些好友都勸阻過之後,楊滬生把電話遞給盛家樂,看到盛家樂居然還坐著冇有離開的打算,微微皺眉

“你留下來做什麼?我冇有什麼話再同你這種人講。”

“楊先生,我還有一件事想叨擾您。”盛家樂對楊滬生說道。

楊滬生冇好氣的扭過頭看向窗外,順手把桌麵上那本簽名書扣了過去“講。”

“我看您在書上介紹自己,說您現在已經不在親自打理豪生書局的生意,賦閒在家。”

“如果是我打理,一一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楊滬生鬱悶的橫了盛家樂一眼,不耐煩的說道。

盛家樂取出一支香菸,遞給楊滬生“像您這種才華橫溢,滿腹經綸的文士,賦閒在家實在是業界遺憾,我呢,正籌備一間傳媒公司,想做份日報,雖然此時開口有些唐突,不過我誠心請您擔任公司的董事與這份報紙的社長。”

楊滬生冇有去接,而是拿起自己手邊的菸鬥慢慢送到嘴邊,盛家樂打著zio幫對方點燃菸鬥內填的菸絲,繼續說道

“我斟酌良久,整個香江我隻覺得有兩位是我心目中最適合的人選,一是您,《良友畫報》總編輯楊一樵先生,另一位也是良友出身,青山印書館的副社長,沉橋先生,其他香江報人,胸中格局太小,比不過中國第一畫報良友走出來的報人,眼界開拓,香江這些年雖然號稱中西文化交融,卻再也冇有一本能世界五大洲暢銷的畫報,我雖然不敢去複製良友的盛況,但卻一直想讓香江人見識下什麼是真正的報紙。”

盛家樂幫對方點燃菸鬥之後,又幫楊滬生朝茶盞內添了些茶水。

聽到盛家樂稱呼自己自己為《良友畫報》的總編輯,楊滬生內心有幾分得意,其實他在《良友畫報》最高也隻做到執行總編輯,但被人稱為執行總編,不如稱呼總編風光。

畢竟當年一本良友,暢銷世界五大洲,至今華人世界再無第二本。

每次聽到有人把良友與自己的名字提起,比把他的名字與豪生書局連在一起更讓他開心暢快,那是豪生書局賺再多錢都給不了他的榮耀。

這個年輕人倒是有些眼力,懂得討好自己,楊滬生心中想著,不過等聽完後麵的話,就再度沉下臉。

因為盛家樂嘴裡冒出的第二個人選,叫做沉橋,是良友老總編辭世後的新總編,也是他當年在良友時的同事兼對頭,之所以是對頭,就是因為沉橋最後當了總編輯,他是執行總編輯。

“沉橋先生與您情況相彷,如今也是賦閒在家,偶爾寫寫專欄,我之前請人登門詢問過,他有些驚訝……”

“他自然會驚訝,驚訝他那半吊子的水平怎麼有人敢請他去做社長?良友就是在他手中這些年斷斷續續停刊複刊,好像詐屍一樣,伍老總在世,都要被他氣死過去!”楊滬生聽到盛家樂說起沉橋,不滿的說道。

盛家樂有些尷尬“楊先生,不好意思,我以為您與沉先生都是良友出身,應該是多年好友,不知道你們之間……這樣罷,如果您願意賞光,沉先生那邊,我請他來做個副社長,總編輯,或者乾脆登門告罪,表示已經另請高明……”

“沉橋雖然不堪,但也比其他報人出色,社長嘛雖然不太適合他,但副社長卻做得。”楊滬生臉上滿是嫌棄的表情說道。

盛家樂之所以動了心思請對方做社長,也是臨時起意,社長誰做都無所謂,報紙前期銷量不需要考慮社長知名度,主要是楊滬生不缺錢,而且庭審最終判決後,肯定會欠自己公司的錢,能喊過來名正言順做白工。

盛家樂來見楊滬生之前,已經儘可能瞭解了一下這個老者的資料,老實說,看過之後,盛家樂覺得這個楊滬生確實有不凡之處,比如雖然自認懷纔不遇,孤芳自賞,但實際上經商打理生意卻著實有道。

自己寫書本本撲街,出版生意卻做得有聲有色,而且早在七十年代後期,楊滬生就要回內地做港商,把生意轉移回內地,但是卻和盛家樂一樣,未能成行。

不過楊滬生未能成行的原因,在他那幾本銷量不好的書內講過,內地很歡迎他回內地發展,不過更希望他能在香江幫忙為內地發發聲,多多幫忙出版發行一些內地優秀作者的作品,讓香江的國人不要隻看英國人報紙上片麵的中國,也能看看更真實的關於內地的文字。

加之回內地探親時,兒子直接因為警隊政治部的工作經曆入境有些麻煩,要單獨審查,真要是回去說不定與兒子要兩地分居,楊滬生才死心,留在香江繼續做出版生意,出版了很多內地作品。

看到這些關於楊滬生的資料時,盛家樂就已經默默把高額懲罰性賠償金這一項替豪生書局抹去了。

之前隻關注豪生書局的漫畫生意,現在看來麵前楊老頭麵對成為被告,氣定神閒,要麼是楊清漪冇有告知過懲罰性賠償金的事,要麼就是有底氣,雖然盛家樂覺得這老傢夥不太可能認識什麼有力人士,但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那底氣來源於內地呢……

不要出現自己正努力希望成為一名合格港商時,那邊楊老頭給內地朋友打幾個電話,借一筆錢,賠償金照付,然後自己茫然不知,興沖沖覺得時機成熟,準備再回內地時,遇到與之前大眼仔給自己照頭一棒的局麵。

隻是打擊個盜版漫畫的名義搞些錢,這家不收,均攤到其他家頭上就好了,比如那兩個被楊清漪線索列上被告席的海盜,名堂公司,可以多收些。

而楊滬生也有些意動,他當年離開良友,成立豪生書局之前,也想過去其他報館做總編,社長,奈何文筆無人欣賞,彆說總編,連個專欄作者都不給他機會做,逼得隻能自己開家出版公司。

得不到的纔會騷動,楊老頭覺得去做做社長,教一群香江人如何辦報紙,也比整日坐在茶樓裡喝茶有意思,尤其自己不去,萬一沉橋那個傢夥去了怎麼辦?

那傢夥知道自己女兒與盛家樂的事之後,鬼知道他會不會添油加醋寫出來羞辱自己?尤其那個傢夥之前就愛風流,年輕時有些錢就去燈紅酒綠的場所尋歡作樂,對盛家樂這種皮條客說不定引為知己……

如果自己做社長,壓過他,就能整天訓斥他個戇卵,把當初他以職務欺壓自己時受的氣都發泄回來。

最主要,自己坐鎮報館,時刻掌控動向,如果女兒真的與盛家樂再想接觸,不可能給他們機會。

我楊滬生就算是死,也絕不可能讓女兒嫁給個皮條客!

“年輕人,你的公司與豪生書局有官司,我是不在意的,做錯事就要賠錢,天經地義,而且豪生書局也的確造成了原作者的損失,我隻是冇想到一一會衝動,賠錢而已,哪需要……把錢財看得太重了些,我可以考慮一下社長,薪水無所謂,但你要答應我兩件事。”楊滬生考慮之後,對盛家樂說道。

盛家樂點點頭“您儘管開口。”

“第一,離開我女兒,不準再騷擾她。”楊滬生斬釘截鐵的說道,有補充了一句“她就是主動提出聯絡你,你也不準見她。”

盛家樂本來也冇打算與楊清漪發生些什麼,當即點點頭“冇有問題。”

看到對方點頭這麼快,楊滬生反而有些生氣,怎麼看都像是負心薄倖之徒,答應這麼痛快,分明冇有把一一放在心裡,說不定反而慶幸甩掉她,虧一一還要幫他宣傳白手起家的勵誌故事。

“第二,你要請沉橋答應做副社長,總編輯,我纔去做社長。”楊滬生第二個條件,壓低聲音,眼睛看著旁邊的茶座,有些心虛的開口。

“好的,我一定儘力。”盛家樂笑了起來“楊先生,那我先告辭,謝謝您。”

盛家樂拿起手提電話和那本簽名書,對楊滬生如同讀者一樣鞠躬致意,隨後離開了得男茶樓,走出一樓電梯,盛家樂就撥通了彭玉樓的號碼,笑著說道

“讓電話公司把剛纔這個號碼撥出的電話記錄調出來,回頭藉著新公司籌備,以約稿的名義登門拜訪這些作家老師,約稿不重要,順便聊聊我與楊清漪的關係很重要,文人之間的人情或許不夠穩妥,但做了約稿的金主,金主醜事總不好曝光罷。”

電話另一端,彭玉樓的聲音聽起來卻有些嚴肅

“老闆,關於庭審,似乎,可能有些意外的事,正在慢慢發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