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六十一章:見到的不是氣球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六十一章:見到的不是氣球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徐盛跟在中年人的身後走進了這間作坊工廠的辦公室。

雖然辦公室有些小,但收拾的整潔有序,如同麵前的中年人一樣,雖然穿著樸素,但儀容穿著都乾淨整齊,此時更是主動幫兩人倒了兩杯水。

怎麼看都不像是徐盛想象中那種癲老的模樣。

這個人是大寶讓他特意來登門來找的,因為徐盛出身九龍城寨,對魚龍混雜,建築老舊的九龍城區要比大寶更熟悉,所以大寶把盛家樂交待的這件事交給了徐盛。

而癲老嘛,更是在九龍城寨最常見的人,徐盛和手下三個兄弟都有遭遇癲老的經曆。

所謂癲老,其實是指行為不正常的精神病患者,九龍城寨那種地方,癲老癲婆很常見,有因為賭博最終精神失常的,有因為追龍而神經錯亂的,也有女人被各種境遇而逼瘋的,總之癲老徐盛見過很多種,但冇有見過麵前這種被人稱為癲老之王,卻完全不像是癲老的存在。

“你是不是也想用軍票換鈔票?”中年人做到一張簡陋的辦公桌後,拉開抽屜取出一個厚厚的日記本,隨後對徐盛開口問道。

徐盛搖搖頭“不是。”

這次換中年人愣住,看向徐盛“那你來見我做咩呀?”

“呃……”徐盛有些尷尬,按照他的設想,如果找到神經錯亂的癲老,就與哨牙堅兩人直接抽出腰間皮帶,捆住對方手腳然後扛回車上,送去給大寶。

但麵前的中年人,顯然不需要捆住手腳,而且對方神誌清醒,搞不好會直接報警。

“其實……麻煩你稍等下。”徐盛也不知道大寶找對方做什麼,乾脆拿起手提電話撥給了大寶

“喂?大寶哥,我是小寶,你讓我找的癲老我已經找到。”

“找到就直接抓來啦?”大寶在電話那邊疑惑的問道“這種事不需要你特意打給我吧,忘記帶繩索呀?隨便找個傢夥打暈他頭帶回來,大不了幫他看醫生。”

小寶目光尷尬的看看對麵明顯聽到大寶電話中聲音,而臉色有些呆滯的中年人,朝門口移動了幾步,壓低聲音

“喂,對方根本不是癲老,看起來像是真的工廠主。”

“你是不是找錯,樂哥說對方是登上報紙的癲老,會不會你找錯人?要不乾脆,你對他講請他去吃飯。”大寶也有些驚訝。

“我們兩個今天是做野的打扮,走在街上都被人認出來是古惑仔,這幅打扮請對方去吃飯,對方多半當成綁架。”小寶看看自己這身利落的打扮,為難的開口。

“那你打給樂哥。”大寶也為難的說道“樂哥對我講他是癲老。”

徐盛掛掉電話,朝中年人笑笑“多等一下,不好意思。”

又撥通了盛家樂的號碼“樂哥,大寶哥讓我幫忙在九龍區找一個癲老,現在人已經找到,但是對方不是癲老。”

電話那邊的盛家樂明顯在做些劇烈運動,氣息有些粗重,聽到徐盛的電話來意之後

“把電話交給對方。”

“好,樂哥。”徐盛把手提電話遞給中年人“我老闆,想同你講話。”

“先生你好,強記拖鞋工廠……”

“李國強先生?”盛家樂不等中年人介紹,已經直接開口問道。

中年人疑惑的答道“是我,先生,你認識我?”

“我在一份小報上,看到您的故事,說您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用鈔票換軍票,而且一直控告港英政府?”盛家樂問道。

中年人點點頭“是呀,就是我。”

“我很欽佩,我是大空文化公司盛家樂,能不能請您一起吃個飯,當然,餐廳和時間都可以由您都決定。”盛家樂說道。

“你之前以為我真的是癲老,所以讓這兩個後生仔準備強製帶我走?”李國強看看徐盛與哨牙堅兩人,對盛家樂問道。

盛家樂笑了一下“你也知道,小報紙上一般講的都很誇張,好像神話故事一樣,說李先生精神錯亂但會點石成金,我雖然不相信,但出於安全考慮,所以讓他們登門拜訪,冇有自己親自登門。”

“就算我像報紙講的精神錯亂,也要見我?”

“對。”

“見我做什麼?”

“我可以幫你索賠。”

“我現在就同他們去見你。”李國強聽到盛家樂的話,當即果斷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李國強把手提電話還給徐盛,徐盛接過來“樂哥?”

“禮貌些,送李先生去中環遠東金融大廈,彭律師會下樓去接李先生,我這邊有些事,隨後趕過去。”盛家樂在電話裡說道。

“收到,樂哥。”

……

影灣園室內網球館。

盛家樂掛掉手提電話,放到旁邊的座位上,隨後繼續抄起網球拍,直接一個嫻熟的平擊發球動作,將網球擊出,網球好像出膛的炮彈一樣高速轉動,朝著楊清漪所在的有效區飛去,楊清漪雖然拚力去救,但最終冇有觸及到網球!

“aceball!”盛家樂握住網球拍,興奮的大吼一聲,隨後側過臉看向旁邊的楊思衡。

客串裁判的楊思衡無語的在記分牌上幫盛家樂記了個a,然後看向自己妹妹“喂,你到底懂不懂網球,是準備用勝利說服這傢夥接受我的道歉,仲是準備讓他給我們雙重羞辱?”

一身深藍色網球短裙,白色網球帽的楊清漪喘著氣,看向楊思衡“我已經儘力,是他毫無紳士精神,他本來身材比我高大,就故意用力量和身高差異,打出一些強力球。”

無良律師陳維佳則叼著香菸,趁著那兩兄妹互相攻訐時,非常狗腿的擰開一瓶佳得樂,小跑著朝盛家樂遞過去“盛先生,補補水。”

看到陳維佳那副德行,楊思衡非常不滿“喂,加菲,如果不是我付了谘詢費,我都已經你是盛家樂的律師。”

楊思衡因為無辜毆打市民,被警隊停職,剛剛配合內務部完成第一次質詢,目前情況看起來不太樂觀,加之大空公司那邊已經聯絡監警會,告知監警會做好準備,近期提告,這讓楊思衡覺得,告彆警隊似乎已經為時不遠。

不過他也冇有準備束手待斃,思來想去決定奮力一搏,想要藉著流言表明自己是一時失察,不是無辜毆打,而是誤傷,誤傷的話,意義會截然不同,應該最多被降職去坪洲陪賀非凡,但總算能保留警察身份。

於是,他找到了在警隊知名度最高的無良律師陳維佳,準備讓陳維佳幫他搞定這件事,他覺得陳維佳能幫爛仔把警察氣到半死,那反過來幫自己把馬伕氣到半死應該也不是問題。

可是冇想到,陳維佳比他想象的能力要強大的多,收了錢之後,直接打了一通電話,就對楊思衡說到,盛家樂可以和他見麵聊一聊如何和解。

楊清漪得知盛家樂與哥哥見麵,也想要來與盛家樂見一見,因為上次盛家樂對她講豪生書局不會被追加懲罰性賠償,但不能再捲入其他是非,但最近幾日天龍公司新的負責人岑耀泰,已經幾次約見她,她想也許一些思路給盛家樂,換取盛家樂不要堅持提告自己哥哥。

兩兄妹見到盛家樂時,盛家樂正在打網球,倒也冇有特意為難,隻是說打一場,如果楊思衡獲勝,盛家樂就不會提告。

目前的比分是盛家樂五比零楊思衡,盛家樂四比零楊清漪。

兩兄妹都冇有打過盛家樂,本以為是對方給自己脫罪的機會,冇想到盛家樂這個撲街的網球技術過於出色。

而拿著自己谘詢費的陳維佳,現在好像盛家樂的狗腿,對他噓寒問暖,讓楊思衡愈發不爽。

“不要死撐啦,你先去換衣服,我同你哥哥聊一聊好啦。”盛家樂朝楊清漪擺擺手,示意不打了,然後走到楊思衡的旁邊落座“羊大咩……”

“喂,我雖然停職,但仍是差人,你最好對我尊重……”楊思衡聽到盛家樂聲音懶散的開口叫自己花名,不滿的說道。

冇等楊思衡說完,盛家樂笑著朝陳維佳開口“

加菲哥,幫我打電話給彭律師,現在提告。”

“無所謂。”楊思衡露出一副咬牙切齒的寬厚笑容“其實我都好平易近人的,名字,花名都是代號而已,叫花名更顯親近些。”

“你有冇有興趣轉做私人安保?”盛家樂對楊思衡問道。

楊思衡一愣,隨後不爽開口“喂,你就算提告我,我都未必一定被停職,我……”

“我不是說你失業找工作,我是問你做私人保鏢有冇有興趣,我為漫畫行業同仁得罪了這個行業的毒瘤肥老黎,擔心他以後打擊報複,所以……”盛家樂取出香菸點燃,對楊思衡問道。

“所以你想讓我做你保鏢?喂,!我是反黑組高級督察,去給個馬伕做保鏢?”楊思衡臉上的表情與語氣,分明告訴盛家樂四個字,癡心妄想。

而且這個撲街講什麼?為這個行業同仁得罪了肥老黎?分明是你得罪了這個行業啊?冇有你之前,大家開開心心的賺錢,你來之後,現在各個忐忑不安,分明是做多了虧心事,擔心被人報複,所以想要找個配槍保鏢,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好像為民除害一樣。

盛家樂朝嘴裡灌了口飲料“我瞭解過你的薪水,當然,豪生書局生意那麼好,你可能也無所謂薪水,但我計算過,按照你現在到警隊退休年齡的薪水,再加上商業保險與長俸養老金,大概九十幾萬,我可以先付清你這一筆警隊收入,然後再按月付你薪水。”

“即是先付我一百萬,然後我做保鏢繼續按月支付薪水?”楊思衡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開口。

盛家樂遞給楊思衡一支香菸“我覺得你現在打人之後,鬼老安排你升職恐怕已經冇有希望,而你又在政治部做過,迴歸之後估計一樣也難升職,不如考慮一下我。”

楊思衡接過香菸,狐疑的看向盛家樂“警隊鬼老高官開的幾間安保公司都持有槍牌,不是冇有配槍保鏢,你可以雇傭他們,又不用額外付錢,乾嘛一定選我?”

“……”盛家樂看向遠處走向更衣室淋浴更衣的楊清漪,又看看楊思衡“因為我覺得你更可靠。”

“你這種想法毫無依據,如果有可能,我第一個打你是真的。”楊思衡扭過頭去,嘿了一聲。

fantuan

盛家樂拍拍楊思衡的肩膀“想想看,其他保鏢隻是商業雇傭關係,我們之前關係不同。”

楊思衡剛剛扭過去的腦袋頓時又轉回來,死死盯著盛家樂“你剛剛講也野?”

“這種事不需要講出來,一一姐呢,不希望承認,你父親也不希望承認。”盛家樂點燃打火機,一團火焰在兩人之間騰然而起“你如果覺得未發生,我也無所謂,那就當一切未發生過。”

“所以酒店裡當時……”楊思衡盯著盛家樂,冇有去點菸。

盛家樂歎口氣,舉著打火機“所以你看,其實我在幫你,你要麼警隊被辭退,然後另外去找份保鏢工作,那不如直接保護我,就像我講的,關係不同,彼此更可靠些。”

楊思衡用力采住盛家樂的衣領“你個馬伕敢碰我妹妹!我……”

陳維佳在旁邊恰到好處的開口,絲毫冇有為雇主楊思衡發聲的打算,而是主動提醒楊思衡“楊sir,你如果再動手,恐怕不止辭退這麼簡單,我保證你一定會進去監倉度假,請冷靜些,不然我雖然是你聘請的律師,但我同時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香江市民,我會在法庭上如實講你接下來做的任何事。”

“要不要繼續打?如果不準備繼續,能不能幫忙開車送我去天博大律師事務所,我約了人見麵,你如果開車過去,順便可以同更專業的律師進行谘詢。”盛家樂舉著仍然燃燒的打火機,對楊思衡問道。

楊思衡鬆開手,猶豫一下,點燃香菸,磨著牙齒說道“我就知道那天我在酒店臥室垃圾桶見到的東西不是氣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