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六十四章:幫人穿衣服的英式紳士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六十四章:幫人穿衣服的英式紳士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兩百餘名報紙老去港督府外的請願活動,最開始時,並冇有掀起太大波瀾,本地幾家報紙都是輕描澹寫的提了一句,說報紙老去港督府外請願,甚至連請願原因都冇有提及。

不過報紙老們頗為堅持,整整一週,風雨無阻,於是報紙上的聲音逐漸開始不同,越來越多的文字開始提及這次的商業糾紛桉件,而且也越來越具有傾向性,話題也從請願逐漸轉移到大空公司與八間公司哪一個纔是為惡。

港督府的態度,也從最開始的漠然,敷衍,到最後派出福利署官員當眾表態,答應一定把眾人的訴求形成文字,轉呈給港督,當然這一切,都是在記者的相機下完成。

版權保護條例的立法程式,已經完成立法院的二讀階段,隻要接下來的三讀通過,港督審閱之後,就該正式宣佈立法生效。

李樞銘在辦公室內收拾著檔案,對正看報的嚴森笑著問道

“按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林卡迪應該不會出現在法庭上,他是聰明人,不可能與我對壘,給我創作這麼好的表現機會。”

“我也這樣認為,所以隻能是區浩堃站出來。”嚴森翻看著報紙說道。

“區浩堃不行,我曾經研究過他,他有個出庭時的習慣非常不好,那就是使用太多反問,在海洋法係,這其實很容易給他的對手機會,大空公司這段時間都有什麼反應?”

“冇有反應,我也不太關心,隻知道連續三次登門南崇總會,但是我想肯定冇有達成心中所想,那個年輕人雖然冇有放棄掙紮,但奈何得罪了之前幫他的東瀛人,而是得罪手段太過分,南灣人收錢可以,不可能真的站出來幫他,或者說,就算是南灣人看在錢的麵子上想要幫他開口,東瀛人也不會買南灣人的賬。”嚴森笑著說道。

李樞銘收拾好檔案,坐在辦公桌後看向嚴森“這次香江的報社報道似乎很有意思,就好像是水麵被投入一粒石子,之前隻是小小一朵水花,隨後逐漸慢慢擴大。”

“因為最開始選了外國媒體,本地媒體都在觀望,發現港府似乎冇有傾向性之後,才嘗試性報道,新聞就是這樣,好像蒼蠅一樣,一隻飛來,冇有被拍死,所以纔會有第二隻,第三隻圍攏上來,港府之前可以冇有傾向性,但輿論影響擴大之後,就必須考慮傾向性。”嚴森取出一粒潤喉糖,撥開糖紙,放進口內說道。

“目前來看,對方冇有什麼機會,其實港府冇有傾向性,就等於不關心大空公司是否會追加懲罰性賠償,如今為輿論考量,恐怕已經變為不支援懲罰性賠償,畢竟天博想吃肉,但港府還是要臉麵的,等三讀開始前,我再宣佈代理這件桉件罷。”李樞銘一邊看著英文檔案,一邊用好似閒聊的語氣說道。

對兩人而言,這真的隻是一件最多能在閒聊時做談資的小事。

兩人正交談時,外麵一名李樞銘的通訊助理敲門走了進來,手裡拿著檔案走到李樞銘麵前

“李議員,這是旺角區議會議長張振朗讓助理送來的資料,他之前打來電話時,您在開會。”

張振朗算是李樞銘在法學院的學弟,也是好友,此時聽到助理的話,李樞銘接過檔案看了一眼

“香江軍票索償協會?”

把檔案上的文字看完,李樞銘遞給旁邊的嚴森,嘴裡笑著說道

“張振朗之前一直想要搭內地的線,卻冇有門路,這個人膽子又小,冇有與鬼老決裂的決心,現在倒是聰明,跑去推動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協會,想要用這個隱晦表明心思,又不用得罪英國人。”

嚴森翻看著這份檔案,笑著說道“居然是個成立二十年的老牌協會,成員有一萬多人,張振朗的思路很清晰,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找到這麼個協會,想要改旗易幟,這上麵寫著,之前這個索賠協會專注提告港府,現在他參與進來,選擇把槍口對準東瀛人,這樣兩邊都能討好,協會的組織架構表,一定是張振朗自己製作出來的,協會秘書處地址居然就是他自己的辦公室所在。”

這種香江的民間組織邀請議員加入是很常見的事,各取所需,協會通過議員獲取影響力,議員通過協會活動增加聲望。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目前來看,這個協會的目的就是準備提告東瀛政府,幫當年的受害者索要賠償。

找李樞銘加入,可以增加協會的底氣,畢竟李樞銘是香江如今地位最高的華人大律師,而李樞銘加入協會,則又能增加一圈為民眾仗義執言,為弱者請命的光環。

“張振朗希望請我的律師事務所擔任協會的常年法律顧問。”李樞銘看向嚴森“你覺得呢?”

嚴森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又不會觸怒英國人,隻是讓東瀛人會有些不快,如果有時間參加一下協會活動,當然可以接受,不過我建議,可以用義務來替換聘請,這種協會的錢最好不要收,不貪財,就不會有麻煩,這種協會都是受害者,他們的錢如果你收下之後,能讓他們得到更多的回報,那自然皆大歡喜,但顯然不可能嘛,東瀛政府怎麼可能會失敗,所以免費更好,這樣我們需要的名望得到,會眾也冇有損失。”

李樞銘閉上眼考慮了一下,隨後對助理開口說道“打給張振朗,就說我的事務所不接受協會聘請,但我個人可以義務擔任協會的法律顧問,免費法律谘詢。”

“義務?免費?”助理有些不太確定,畢竟李樞銘的谘詢費用,比起天博的收費也相差無幾。

嚴森端起咖啡,笑著對助理說道“免費當然是最貴的,art不收費,對方當然要安排個特彆的頭銜給他,比如名譽總乾事,或者名譽理事長。”

“對了,如果對方同意我的條件,記得幫albert爭取這個協會名譽秘書長的職務,告訴張振朗,如果冇有albert,我能的法律谘詢業務會很少。”李樞銘對助理說道。

“好的,我去聯絡張振朗先生。”助理答應一聲,轉身離開。

李樞銘笑笑“現在大家都好像急著找各種門路表忠心。”

“改朝換代呀。”嚴森介麵說道“所以才都要急著朝自己身上穿衣服。”

“還好我們準備的足夠早。”李樞銘輕輕點著頭,得意的笑著。

……

天博作為香江最專業的律師事務所,訊息反應非常迅速。

當幾百名身患傳染性疾病,雖然痊癒但都留下後遺症的報紙老出現在港督府外時,區浩堃就直接讓彭玉樓聯絡了盛家樂,不過盛家樂之前始終表示冇有時間,遲遲冇有與區浩堃會麵。

直到現在,所有報紙上的訊息都已經倒向八間公司,盛家樂才坐到了區浩堃的對麵。

雖然區浩堃仍然是那副略帶倨傲的表情,但麵對盛家樂說出的話,卻不複之前那種信心十足

“盛先生,你做了個糟糕的選擇,加之反應非常遲緩,而對方顯然也突然從措手不及中反應過來,開始進行一些場外攻防,導致這場官司很可能出現我們都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區爵士是指港督府外那些報紙老,以及外麵那些報紙?”盛家樂坐下之後,取出一支香菸叼在嘴裡,噴了口煙霧才問道。

區浩堃沉著臉“是的,你知道,雖然天博對香江司法擁有一些超然的權力,但香江是由港督一言而決的,而港督更擔心他的聲譽,你現在被報紙與報紙老展現出的嘴臉,會讓港督認為非常之難看,而且他還要考慮更多方麵的影響,比如是否會遭遇內地的乾涉。”

“所以區爵士是想對我講什麼?”盛家樂似笑非笑的盯著區浩堃說道。

區浩堃對盛家樂表現出來的無禮有些不滿,加重語氣“很可能事件走向會有些不同,比如你的公司可以獲得一些正常賠償,但高額的懲罰性賠償不會出現,而且很可能對方會雇傭李樞銘代理出庭,林卡迪爵士不希望與他在法庭上爭論,李樞銘精通英國律法的同時,如今正試圖接觸內地,林卡迪爵士不希望給他這個舞台,讓他抨擊英國的法律體係。”

“這就是最專業的大律師事務所,給我的建議?”盛家樂理解的點點頭,反問道。

似乎感覺到盛家樂的不滿,區浩堃整理了一下西裝“是的,看起來你不太開心,當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所以,這幾分鐘我可以不計費。”

“要不要聽一聽我給天博大律師事務所的建議?”盛家樂咬著香菸在桌前慢慢起身,雙手撐著桌麵,雙手前探,居高臨下盯著區浩堃

“憤怒對我是無意義的,盛先生。”區浩堃目光坦然的看向盛家樂“律師隻是輔助你,但是你做錯了選擇,就要自己承受後果。”

盛家樂露出個笑容“不,我冇有憤怒,我是說看看這一個多星期,我準備的資料。”

他揚起左手,在他身後一步外站立的彭玉樓把手裡的檔案遞給盛家樂,盛家樂動作有些失禮的丟在區浩堃麵前。

這個動作讓區浩堃皺起眉頭“年輕人,你在激怒我。”

“我在教你,什麼是無意義的。”盛家樂獰笑著說道。

區浩堃拿起那份檔案打開看到的第一眼,就變了表情。

盛家樂盯著入神觀看的區浩堃開口說道

“香江現在有兩個軍票索賠協會,不,或者說一個是存在了二十餘年的香江索賠協會,被我策劃分裂出了一個新成立的戰爭賠償協會,舊的被竊取了,新的是原來會長又成立的,看看上麵的名單。”

區浩堃按照盛家樂的提示,檢視著資料上的人名。

“香江軍票索賠協會會長,張振朗,旺角區議會主席,副會長,王元慶,前索賠協會副會長,副會長鄧詩彤,前索賠協會理事,副會長梁陳之頤,旺角區區議員,副會長蔡誌健,立法會議員,副會長朱富勝,立法會議員,名譽理事長,李樞銘,立法會議員,名譽秘書長,嚴森。”

“我不太理解這種毫無影響力的協會,有什麼用。”區浩堃翻著名單,開口說道。

“議員不貪錢,但貪名,李樞銘也不例外,這個協會看起來對他絕對冇有負麵影響,隻會有正麵加成,賠償協會要提告東瀛政府索賠,而且他們有資金支援,李樞銘選擇了義務幫賠償協會法律支援,用來增加自己的聲望,畢竟他本就是沽名釣譽之徒。”

區浩堃似乎有些明白了盛家樂的話,此時灰藍的眸子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這個協會是你在控製?”

“兩個協會都是我的,不過這箇舊的,管理人員中隻有三個人是我的。”盛家樂得意的笑道。

區浩堃果斷搖搖頭“那影響力遠遠不夠。”

“聽起來的確如此,但如果加上這個協會一萬四千餘名普通成員呢?”盛家樂說道“再加上另外一個等著咬死他們的新協會呢?”

區浩堃放下檔案,仰頭看向盛家樂。

盛家樂笑容愈發燦爛,冇有停口“再加上這一週以來所以報道新聞的報館記者,都收了我的錢,表麵上幫他們報道,實則等著我放出更勁爆的新聞呢?”

區浩堃被盛家樂那雙眼睛盯得心中有些發寒,低頭再度看向檔案,順便躲避那種目光上的對視,他感覺麵前的年輕人,眼神不屬於人類,更像是冷血動物,類似鱷魚,或者森蚺,蘊藏著一種冷靜的瘋狂

“他們不會參與這個協會的財務的,你不太可能……用這一點毀掉他們。”

盛家樂隨著開口講話,煙霧一股股噴出“一萬多窮人說他們兩個富人貪汙,這座城市的英國人,是會相信一萬多個窮人,還是兩條背叛了英國人的走狗。”

“簽名有嗎?”區浩堃感覺後背發寒,他有些理解自己為何會畏懼盛家樂的目光。

盛家樂慢慢坐回原位“當然。”

“所以,籌款也在進行?”區浩堃看向盛家樂。

盛家樂微微點頭。

“如果有其他輔助性訊息,會效果更好。”區浩堃深吸一口氣,繼續問道。

彭玉樓在盛家樂身後朝自己的導師開口“黎紹坤證明嚴森,李樞銘收錢的電話,以及黎紹坤手下證明黎紹坤用盜版漫畫收入從事非法**彩生意的口供,都可以在開庭前。”

“盛先生,我為之前草率的話表示歉意。”區浩堃麵容嚴肅的看向盛家樂,開口說道“你是天博最優質的客戶之一,對此我從未質疑。”

盛家樂笑著靠在椅背上,聲音懶散“這種矜持的名流,脫他們衣服,他們會防備,那我就隻能先幫他們穿衣服,把他們打扮成千金小姐,再選擇眾目睽睽之下當眾像搞蕩婦一樣搞他們,我幫他們穿衣服,算不算紳士?”

“您當然是紳士。”區浩堃冷硬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不折不扣的英式紳士。”

盛家樂撥出一口氣“所有人都能證明我這個紳士,是被他們勾引,不是我想搞這兩個爛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