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八十三章:等山來就人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八十三章:等山來就人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亞視首席執行官周梁淑儀打電話,對唐百欣講唐廷威的合歡影視製作公司居然請了專業獵頭公司挖人。

這做派儼然是已經認定亞視會內部通過《百萬大富翁》這檔綜藝,但挖人挖到亞視,有些誇張,亞視把節目製作交給合歡,合歡挖亞視的製作人員去完成製作?

簡直就是告訴亞視,你最好直接付一大筆授權使用費,其他製作方麵自己安排人手搞定。

唐百欣接到周梁淑儀打來的電話,隻是笑著說道“既然內部討論覺得這檔節目有製作的可能,那就正常與對方接觸,聽一聽對方提出的合作模式,如果冇有太大分歧,儘量滿足,達成合作就可以,合歡是唐家參股的公司,亞視也是唐家的公司,合同裡寫清楚,直接亞視安排製作人員按照合歡的製作方桉,反正兩邊費用都是唐家來支付,哪邊製作,對我而言都無所謂。”

既然班主都無所謂,周梁淑儀自然也不會反對,笑著答應拿出合作方桉之後,與合歡公司儘快敲定。

掛掉電話,唐百欣與兒子唐廷嶽聊起盛家樂故意派獵頭打去亞視挖人的訊息,唐廷嶽臉色先是一愣,隨後一喜

“父親同盛家樂談過其它合作?所以他故意跳出來,明目張膽在製作上占些便宜,免得虧本?”

“他走時,我讓他記得敲定合作之後,來同我聊聊報社生意,他故意讓獵頭打給亞視,就代表他答應報社那邊可以談談唐家入股的事。”唐百欣聽到兒子的猜測,滿意的點點頭。

謝琳琳此時走過來,幫唐百欣的茶盞添了些茶水,柔聲笑道“會不會讓ario覺得爸爸你在故意仗勢欺人。”

“如果他真的以為我是欺負人,他就不會故意跳出來讓sela打給我,怪我欺負他啦,他肯講出來,就說明不是怪我,而且我的確看好他的這份報紙思路,他也絕對不可能就真的讓唐家隻是拿出些本金,就輕鬆坐等分紅。”唐百欣看向桌上之前特意讓秘書處送來的一些往日報紙,上麵是對盛家樂的一些介紹。

唐廷嶽開口“父親是講,盛家樂反而會借唐家的名頭?他的風格不是正路,不如乾脆不考慮我們唐家直接參股,安排下麵的人,避免這種可能發生。”

在唐廷嶽看來,自己父親最重聲譽,如果盛家樂的報社因為唐家入股,被他借用唐家的名頭招搖撞騙,反而得不償失。

“藉著唐家名頭蝦蝦霸霸,他不會做,我肯拿錢出來投資,也是看中他選的這條路。”唐百欣端起茶水

“他做報紙,就同我出資收購亞視的想法一樣。”

唐廷嶽臉色一變,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他才二十四歲,不太可能罷。”

自己父親投資亞視的目的,唐廷嶽當然心中清楚,但唐百欣判斷盛家樂做報紙的想法,與自己父親居然不謀而合,這就讓唐廷嶽難以接受。

“他那些資產,去內地足夠……”

“要麼身份有問題,要麼錢有問題。”唐百欣對唐廷嶽說道“就像唐家一樣,身份有些尷尬。”

唐百欣收購亞視,當然不是真的把生意重心轉移到電視業,亞視一年無論支出還是營收,對唐家而言,都隻是小錢,唐家的生意重心仍然在紡織製衣以及房地產,酒店業這些行業。

隻不過香江體量小,唐百欣隻能把紡織製衣生意都放在南灣,如今內地改開,更大的市場已經打開,但他去參觀旅行很受歡迎,一些小的投資也冇有問題,但更大的商業思路卻暫時無法實現。

一是要考慮南灣的反應,因為唐家在南灣的資產過多,如果調轉船頭太快,南灣方麵會翻臉。

二是香江其他已經吃到內地紅利的豪門,施加了壓力,比如就包括對他自稱晚輩的李家。在唐百欣看來這很正常,經商本就是自己占到位置,把其他人的路封死,一步慢,步步慢,所以唐家看似仍然是香江潮州第一家族,但唐百欣已經清楚,就算兒子努力提振表象,唐家地位的衰落也已經發生。

因為大勢已經改變,縱然個人天縱奇才,麵對大勢,也隻能慢慢調整,如果心急求快,反而會給有心人更多趁亂一擁而上的機會。

唐百欣買下亞視,單純是用來充當向內地持續且隱晦表達態度的喉舌,同時他也已經緩慢,不會觸怒南灣的情況下從南灣慢慢撤出,尋找機會。

自己父親唐百欣有這種想法,唐廷嶽能認可,但盛家樂也能想到這樣做

“所以……不如留下來,等山來就人。”

唐百欣對唐廷嶽點點頭。

唐廷嶽大拇指輕輕咬在嘴中,靠在父親辦公室的沙發上,微微皺眉,與坐在辦公桌後的唐百欣對視。

謝琳琳則坐在遠處,眼中滿是柔情的看向自己丈夫,雖然唐廷嶽偶爾會有急躁,但他專注思考時的模樣,非常吸引人。

“我冇有任何輕視他的意思,但父親,按照你的說法,報紙顯然不夠資格,因為內地在香江已經有報紙可以發聲,我看不出他有任何吞下亞視與無線的機會,甚至如果港府發出新的電視牌照,他都不可能有機會競爭,報業大亨我相信他冇有問題,但……”唐廷嶽取下手指,語氣肯定的說著自己對盛家樂的分析

“但就算是與無線差距過大的亞視,一年隻是基礎開支就要破億,這種體量他玩不起的,何況我們唐家近十年來都不會考慮賣出亞視。”

“我如果是他,我就會想些另辟蹊蹺的方法。”唐百欣對唐廷嶽的看法,隻是笑著說了一句,隨後就低頭繼續喝茶看報“所以不能算是我欺負同鄉晚輩,而是幫他一下,讓他能省些時間。”

謝琳琳心中忍不住感慨,那個ario一定是真的非常聰明,才能讓自己的公公特意讓人找來報紙上關於他的隻言片語隨後拿出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與唐廷嶽津津有味的分析。

……

淺水灣,盛家樂住處的露台,此時盛家樂叼著香菸,趁對麵兩個老人如同鬥雞一樣正在爭論,朝旁邊楊清漪身上嗅了嗅,臉色有些奇怪,楊清漪滿臉提防的看向盛家樂

“你要做什麼?”

莊春萍剛好送來一份水果,聽到楊清漪滿是警惕的話,不滿的說道

“他能做也野?難道同你上床呀?嗅你身上香水味而已,噴香水怕被人嗅呀?那麼金貴。”

不等楊清漪反應過來,莊春萍已經走過去,走到正爭論的楊滬生與沉橋麵前,把果盤丟在桌上,剽悍開口

“小聲點!文化人這麼不懂禮貌的咩?好不容易以為搬來這裡住,能不用被街坊吵,原來都一個閪樣!本來想裝高貴,學人家欣賞一下唱片,被你們吵到想砸掉那部機!吃些水果消消火氣!不然死兩個老鬼在我這裡,豪宅變凶宅!”

莊春萍說完,瞪了兩人一眼,隨後轉身離去,這番潑辣做派讓楊滬生與沉橋都停口安靜下來,楊滬生好些,拿起牙簽插著水果送入口中。

但盛家樂敏銳發現沉橋眼神順著自己老媽身影望去,於是果斷起身,笑眯眯走過去,雙手扳住沉橋的臉,扭回去讓對方看向楊滬生,嘴裡說道

“沉先生,我剛剛纔讓律師擔保你出來,報社一份報紙未賣出去,但你**的擔保已經簽四份,麻煩你不要去那些非法骨場,去高檔場所啦?仲有,那是我老媽,我不是擔心你對她生出心思,我是怕她騙光你的棺材本。”

“盛先生,你母親看起來都很有氣質。”沉橋被盛家樂強製扭過臉,嘴裡仍然堅持誇獎道。

盛家樂坐回遠處沙發上“當然,你的年紀來看,就算未去過謝斐道也該聽過她的名,綠窗街十一姐,開的授舞學校號稱太子進,太監出,十一個女兒拍賣一樣,全都被她最後嫁給人傻錢多的凱子,你如果不怕到頭來連手都碰不到一下,就被騙光身家,儘管去試下。”

沉橋聽到綠窗街十一姐,先是撓撓頭,隨後似乎想起什麼,收起心思,繼續看向楊滬生

“總之,腥膻下流,不堪入目!我不同意報紙這樣搞!”

“我是社長,風格我與阿樂議定即可,你負責……”楊滬生咬著菸鬥,聲音中冇有一絲火氣。

沉橋拍著桌麵,臉上滿是怒容“你是做報紙,不是做《龍虎豹》!你跟隨伍老總幾十年,就隻學到靠女人畫片賣報紙?”

楊滬生咬著菸鬥,拿起桌上那份盛家樂特意收集來的《太陽報》

“滿篇之乎者也,嗚呼哀哉,哪裡有人會看?做報紙,首先要讓人注意到報紙,你正人君子,一身正氣?還不是讓阿樂派律師把你擔保出來。”

看到沉橋被這番話噎到連連張嘴,卻講不出話來,沙發上本來是開車接送父親來討論報紙風格的楊清漪都忍俊不禁。

如果不是盛家樂在旁邊親眼目睹,單純聽彆人講起,一定會以為彆人講錯了兩人身份。

私生活極為不堪的沉橋,此時居然義正言辭指責《視報》如果效彷《太陽報》這種小開型日報,不如去做《龍虎豹》,他堅持認為《視報》要走傳統大報風格。

而熱愛文學的楊滬生,此時則堅持要參考《太陽報》的設計,認為雅俗共賞,纔是正途。

“報紙者,建言國是,啟智發聲!”沉橋瞪著楊滬生說道。

楊滬生磕了磕菸鬥內的菸灰,看都不看沉橋“那是公營報紙,《視報》是私營報紙,私營報紙首先要記得日出一紙,坐獲不貲之利。”

之前還能引經據典,唇槍舌戰,但因為互相無法說服彼此,進入白熱化,局麵稍微有些失控,從單純討論風格,轉向互相攻擊

“總之,我不能讓沉橋兩個字,出現在一份庸俗不堪的報紙上!”

“一定會出現,我以後在報紙上開個專欄,記錄你**被抓次數。”

“你楊小倌不嫌做這種報紙丟人!我卻有風骨!不做啦!另請高明!我沉橋絕不會與你這種俗人同流合汙!”

“阿樂,給陳律師打電話,讓之前那些女性出來指證這個老戇卵,他不做總編輯,就讓警察把他抓進去。”

兩人互相已經爆粗口,盛家樂卻熟視無睹,隻是好奇嗅著楊清漪身上的味道。

楊清漪被他的反應搞到有些狐疑,自己都忍不住嗅了嗅“發生了什麼事?是有什麼奇怪味道嗎?”

“你同我用一種香水?”盛家樂舉起自己的手,遞到楊清漪麵前,楊清漪聞了一下,驚訝的說道“真的,你都用潘海利根的haabouet?我的確是用這款男士香水。”

“我以為是和我一樣樸實無華,隨性自在,又支援本地貨,原來是愛慕虛榮的小資女性,再見。”盛家樂聽到楊清漪說出香水名字,頓時拉開與對方的距離。

楊清漪不解的說道“本地貨?這是款英國香水,香江都很少有人用。”

“很少?”盛家樂起身走回客廳,隨後丟出來一個玻璃瓶給楊清漪“小姐,打開聞一下,這種英國香水,中國人叫它明星花露水。”

yaenba

留下楊清漪嗅花露水,盛家樂走向兩個已經不再發聲,隻是彼此怒視的老者。

“沉先生,薪水方麵……”

“加薪也不可能,這是品味的問題!”沉橋不等盛家樂講完,就決然說道。

盛家樂想了想,壓低聲音“等下我讓樓下一個叫小寶的後生仔,帶你去缽蘭街,介紹四大馬王同你認識,有他們關照,保證你不會被抓,不被抓就不用被他刺激到啦?”

沉橋看看對麵那副老神在在模樣的楊滬生,又狐疑的看向盛家樂,低聲開口“是不是真的?”

“我能讓他們幫你七折優惠。”盛家樂肯定的說道。

沉橋猛地一拍桌麵“盛先生拿錢出來,他求我不要與你一般見識!滿身銅臭!庸俗!下流!”

說完,沉橋起身朝客廳走去,盛家樂看向楊滬生“一樵先生,過癮嘛?”

楊滬生臉上寫滿滿足二字,微不可查的點點頭“每天這樣斥責他,我一定能長壽。”

他這邊正說話,沉橋已經又走回來,在盛家樂耳邊問道

“喂,盛先生,哪個是小寶?趕時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