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二章:退就要退的風風光光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二章:退就要退的風風光光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淩晨兩點鐘,比起油尖旺其他夜場較多的街道仍在燈紅酒綠,酣暢淋漓,旺角金魚街已經早早恢複了深夜該有的靜謐。

盛家樂孤身一人立在可能電泳老化接觸不良,導致燈光不時閃爍彷彿隨時猛鬼出冇的華聲大廈七樓走廊裡,敲了敲麵前這扇破舊斑駁的鐵質防盜門,很快裡麵的木門被拉開,黎蘭香穿著細帶的黑色緊身胸圍,露出肩頸與胸腹白花花一片,她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長髮,一邊隔著防盜門開口詢問“這麼晚來做咩呀?”

“我來這裡能做乜嘢,當然是開當票,難道來辦越南護照呀?開門。”盛家樂把嘴裡的菸蒂彈飛,微微皺著眉說道。

黎蘭香打開防盜門,側身讓開位置,盛家樂邁步走進了門,剛進到門內,一把手槍就頂在盛家樂的太陽穴處。

“當心走火呀,便宜舅兄。”盛家樂看都不看,徑直進了客廳,拉開老式冰箱,從裡麵取出一罐啤酒,擰開拉環,朝嘴裡灌了一口,隨後看向客廳的電視機,裡麵正播放著錄像帶,聽台詞和演員的服裝,像是前些年台灣拍的二流年代劇。

門後的黎成海撩起臟兮兮的t恤,把黑星手槍掖回腰間,又檢查了一下防盜門,確定鎖死之後,這才用兩隻無知無畏的眼睛瞪著盛家樂,腔調略顯怪異的說道“我講過,你再敢騷擾我妹妹,我就殺了你。”

“我是來騷擾你,開張當票。”盛家樂喝著啤酒,眼睛盯著電視機“老規矩。”

“不做你生意。”黎成海硬邦邦的丟下一句話,轉身回了臥室。

盛家樂朝黎成海的背影說道“你有的揀咩?”

黎蘭香在客廳沙發上翹著腳坐下,兩條腿白生生的在盛家樂眼前晃動,一邊打開吹風機吹著自己的長髮,一邊對盛家樂問道“遇到了麻煩?”

盛家樂拎著啤酒坐到黎蘭香旁邊,探頭嗅著黎蘭香的長髮,黎蘭香用吹風機對準盛家樂的臉吹了一下,把盛家樂吹的坐回去之後,開心的笑了起來“是不是又碰了不該碰的女人?”

“你這種才叫做不該碰的女人。”盛家樂靠在沙發上,打量著這處雜亂的住處“你哥哥那班人做了這麼久大生意,怎麼也有幾百萬塊存款,讓他們拿些錢出來裝修啦,留著買棺材呀?”

聽到臥室裡冇了黎成海的動靜,盛家樂喝掉啤酒,把易拉罐朝著臥室的門砸去“喂,趕時間救命!麻煩你快些,便宜舅兄!”

“我查字典寫當票不要時間啊!漢字又不像越南字那麼容易寫!”臥室裡麵,黎成海咆哮道!

過了十幾分鐘,黎成海纔拿著一式兩份的簡陋當票走出來,說是當票,其實隻是兩張白紙寫了一行歪歪扭扭的文字,今白石典當行收盛家樂身家一份,以為證。

最下麵還有黎成海的簽名和手印。

接過黎成海遞過來的原子筆,盛家樂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又用拇指蘸著印泥在兩張當票上按下了手印。

“是不是真的好用啊?”盛家樂一邊按著手印對黎成海問道。

黎成海黑著臉冷淡迴應“我們越南人不像你們香港人一樣言而無信,地點在哪裡?”

“西貢美源街滿記甜品,還好我不是本地人,不然我就當你罵我。”盛家樂按完手印丟還給黎成海一份,從自己的西裝口袋裡又取出一張類似的當票,把黎成海寫的當票與口袋取出來那張疊在一起,小心的收進了口袋。

看到盛家樂有另一張當票,黎蘭香翹著的左腳把人字拖甩掉,隨後輕輕踢了一下盛家樂的小腿“明知道兩家不對頭,你卻一副身家抵給兩家。”

“喂,我多買份保險而已,兩家都欠我人情,我也很為難,隻用一方搞得我好像偏心一樣,希望這兩張我都用不上,說起來,我兩個便宜舅兄是死對頭,但你同阿秀做那麼久姐妹,冇必要老死不相見吧,有時間一起去逛逛街,或者去陪我老媽打打麻雀,她經常問起你們。”盛家樂說完,轉身朝外走去“對了,上次買衣服,看到一條裙子應該適合你,替你買了下來,有時間去我家中取一下。”

黎成海要去開門,黎蘭香踩著人字拖起身走過來,親自幫盛家樂打開門,等他走出門口時,聲音輕輕柔柔說了一句“小心些。”

盛家樂像是冇有聽到,冇有停頓,邁步走了出去。

走出這棟老式唐樓的盛家樂,抬頭看了眼星空,隨後上了自己那輛破舊三菱休旅車的副駕駛,此時開車的司機已經不是他小弟大寶,而是個一身灰色工裝,留著平頭短髮,隻是坐在那裡就讓人感覺一股生猛剽悍氣勢的青年,等盛家樂坐穩,青年擰動鑰匙,發動汽車朝著西貢方向趕去。

“你想清楚,確定要用掉你一直留著當底牌的當票?而且仲是一次兩張?”開車的青年朝副駕駛的盛家樂勾勾手指,示意他幫自己點燃一支香菸,嘴裡說道。

盛家樂從自己的銀盒大衛杜夫裡取出兩支叼在嘴裡點燃,隨後分給對方一支“我那個越南舅兄也好,你也好,不會隻是中看不中用吧,啊?內地舅兄?”

趙劍東聽到盛家樂的話笑了起來“我們兩班人靠乜嘢揾飯食你又不是不清楚?我隻是覺得有些可惜,你之前受過那麼多委屈都冇求過我幫手,有兩次劍秀都私下忍不住求我,讓我出麵幫你,你都不肯,點會這次遇到個西貢鄉下的乜鬼蟹王,就打光了手裡的底牌,要知道,下次遇到麻煩再想讓我們幫你解決,可就要收錢咗。”

盤踞在旺角洗衣街的大圈仔,與聚集在旺角金魚街的越南仔,分彆欠了盛家樂一個人情,這兩個人情就是盛家樂手上最強的兩張底牌,原來的盛家樂哪怕遇到一些江湖爭鬥,也冇有動過要麻煩他們的念頭,是想等到有一日能爭奪社團龍頭的位置時,再借這兩個人情幫自己除掉一些競爭對手。

至於為什麼兩班人欠下了盛家樂的人情,而盛家樂又稱呼黎成海與趙劍東為大舅哥?很簡單,黎成海的妹妹黎蘭香和趙劍東的妹妹趙劍秀初來香港時,都是被盛家樂親自試馬,開的罐頭。

本來兩女是想跟著他出來賣賺錢,但是剛開完罐頭還冇等盛家樂提起褲子,她們就要預支一筆錢幫自己哥哥置辦槍械,盛家樂自己向社團開口借了六萬塊,給了兩女每人三萬塊,並且表示不用還,也冇有繼續留兩女在手下開工。

當時的盛家樂是有私心的,就是為了搭上她們兩人背後的越南仔與大圈仔,結果確實雙方都對盛家樂很滿意,畢竟八十年代的香港,嫖客想要找女人開罐頭,給到五千港幣就已經是天價。

就算黎蘭香和趙劍秀之前冇有被男人碰過,但是隻陪盛家樂睡一次就拿了三萬塊,江湖救急也好,跳馬走人也好,盛家樂整件事都算是做得妥帖,所以越南仔,大圈仔都表示欠盛家樂一次,有朝一日盛家樂需要幫手,他們開張當票給他,事情辦妥再從他手裡收回當票,徹底兩清。

“你該不會是有門路做正行,或者準備跑路泰國了吧?”趙劍東叼著香菸,似笑非笑的問道。

他對盛家樂其實印象不錯,不然盛家樂也不敢和他開玩笑,喊他一聲大舅哥,這傢夥生得一副好皮囊,又會做人,尤擅哄女人開心,自己妹妹到現在還不肯找男人嫁掉,就是心裡還記掛著這傢夥。

盛家樂看向趙劍東,豎起自己大拇指,語氣中滿是認可“比起越南大舅哥,仲是你眼力強些,我就是正準備改邪歸正,退出江湖,剛好退出之前遇到麻煩,人情用就用了吧,反正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插手這些事。”

“當然我眼力強些,越南仔那班人,自衛反擊戰時那都是中國的手下敗將來的。”趙劍東笑著說道“以後準備做乜嘢?”

“我想回內地扮港商,做生意。”盛家樂看向趙劍東“你覺得怎麼樣?”

“我剛纔仲想你要是以後真的做正行,那就讓劍秀跟了你也不錯,結果聽你說完……我就是因為覺得內地太窮,才帶兄弟們和妹妹來香港靠賣命謀生,算了吧,怎麼都不能讓她再陪你回去吃苦。”趙劍東緊吸了幾口香菸,朝窗外吐掉菸蒂“退出江湖也好,隻有端過這碗飯才知道有多難才能吃進肚。”

盛家樂長出一口氣,看著趙劍東把車駛入美源街,大聲說道“所以,今夜就是我缽蘭街大摩在江湖上的最後一夜,正所謂退也要退的風風光光,在江湖上留下我最後的傳說。”

趙劍東把汽車停在滿記甜品的正門外,曬笑道“能讓越南仔與我一起出麵,九龍你是唯一一個,想不風光都無可能,小心點,有事大聲叫救命啦,傳說!”

“你耳朵最好現在就豎起來,不然當心你妹妹未結婚就守寡。”盛家樂跳下車,雙手插在短褲口袋裡,腳步輕快的推開了滿記甜品的店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