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二章:目標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二章:目標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彭玉樓看向許久未見的盛家樂,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麵前的盛家樂雖然仍然是那副英俊麵孔,但是卻彷彿變了個人,之前與他打交道,代理指控警務處那宗案件時,這個青年總是給人一種和善,親和力很強的感覺,但是此刻坐在他麵前的盛家樂,卻總讓他感覺有些不自在,哪怕他麵帶與之前見麵時相同的微笑。

對盛家樂的印象,彭玉樓可謂深刻,指控警務處時,這個青年說到做到,所有剩餘賠償款不差分毫,以捐贈名義轉入平勵會賬戶,在彭玉樓看來,換做任何一個普通人,七百萬港幣在手時,都會忍不住稍稍動心,可是對麵的盛家樂,卻彷彿那筆錢真的與他無關,

而這次,盛家樂打電話預約谘詢,雖然仍然是指明區浩堃爵士,但特意主動表示區浩堃爵士事務繁忙,他可以與區爵士助理,也就是他彭玉樓完成谘詢。

區浩堃爵士當然滿意,所以現在,是他彭玉樓代替區浩堃坐在室內,接待盛家樂。

“彭律師,我最近看了很多法律相關的書籍,有個問題卻冇有找到答案。”盛家樂取出香菸,自己點燃,對彭玉樓說道。

彭玉樓笑著開口“您可以講出來,我幫您一些思路。”

“如果我要告一間對手公司,證據充分,那麼在香江提訴,有法可依對我更有利,仲是無法可依更有利?”盛家樂咬著香菸,看向彭玉樓問道。

彭玉樓聽到盛家樂問出的話,微微一怔,觀察著盛家樂的臉色,斟酌說道“要看情況,有些無法可依的情況是疏漏,有些無法可依的情況是方便英國老闆。”

他以為盛家樂是上次指控警務處嚐到了好處,所以這段時間仔細鑽研香江法律,發現了某些問題,所以才跑來對自己詢問。

“應該是疏漏,鬼佬自詡紳士,不會賺這種錢。”盛家樂語氣肯定的說道“而且那間公司的老闆之前是江湖人,他是粉佬出身,賺到錢之後,當然要立品,除了我盯上的這間公司之外,他還有其他合法或者非法的生意,我想他那些走粉賺來的錢已經就快要通過服裝公司洗乾淨,完成轉型,身家資產加在一起三億多港幣左右。”

彭玉樓眼前一亮“隻是個要洗白的江湖人?那您控告他的理由是不是真的充分,當心對方拿錢出來學你,一樣請天博律師對陣,到那時,就是邊個錢多,邊個贏。”

“國際上當然是公認他公司做法是違法的,但香江現在無法可依,我想他不太可能給出我的條件,老規矩,半風險代理,四成賠償款的分成,庭外再付三成,我要最低入手三成。”

彭玉樓臉上慢慢浮現出微笑“七成,我想那位老闆正常情況下一定不會同您這樣大方。”

“現在被告情況你已經清楚,不妨給我些建議。”盛家樂吐出個菸圈,對彭玉樓問道。

彭玉樓低下頭,慢慢思索著,足足三四分鐘之後,纔再度抬起頭看向盛家樂

“無法可依對您更有利,因為無法可依,更方便我方大律師發揮,在香江,無法可依不代表無罪,我想知道一件事,你說的這條香江不存在的法律,英國有冇有相關法律依據?”

“有。”

“內地有冇有相關法律依據?”

“有。”

得到盛家樂兩次肯定的答覆之後,彭玉樓說道“那無法可依其實也是有法可依,無論他洗白想要以後做英國華裔,仲是打著港商名義北上,都可以扼住他的脖頸,我猜,盛先生應該也想到這一點。”

“我想聽你這位專業人士,講清楚無法可依起訴他,對我的有利之處。”盛家樂對彭玉樓說道。

彭玉樓聳聳肩“簡單,香江無法可依,當然參照英國法律,並且可以用這件案例作為香港立法的依據與標杆,但尺度更靈活,也就是胃口可以更大。”

“那間公司成立了四年,按照近一年收入額一千一百萬計算,四年四千四千萬非法所得。”盛家樂不急不緩的說道。

“盛先生都已經講過,那位老闆身家三億港幣,當然是要考慮懲罰性賠償,所謂懲罰性賠償,就是實際對原告造成的經濟損失之外,因為性質惡劣,讓對方記住以後不要犯錯,做個好人,所以會加罰一定倍數的賠償金,就好像有人被他打了一頓,他隻講聲對不住當然不行,警方要給他一定懲處,法律也是一樣,知道他身家三億,您又大方許諾七成,我想陪審團與法官方麵很可能會考慮名譽與金錢賠償四五千萬,加罰賠償兩個億,反正這種人由黑轉白,料夠多,開庭之前找報紙電視台把他底爆出來,毀掉他,儘數吃下他之後,再用他這件案例來立法,市民也隻會拍手叫好,不會怪法官判罰過分,這種壞人被罰幾重都不嫌多,畢竟是代表正義的嘛。”彭玉樓笑著說道“我真是佩服盛先生,您總是能找到這種機會。”

盛家樂目光直直看向彭玉樓“如果我申請財產保全呢。”

“理由成立,按照規定,法庭宣佈之後四十八小時內完成凍結,當然我們可以做到法官宣佈完財產保全,通過某些良好關係,兩小時內凍結他公司與個人賬戶。”彭玉樓對盛家樂說道“所以,是不是現在就簽訂代理合同,免得對方察覺到異常?”

盛家樂彈了一下菸灰,身體靠在椅背上“我的確已經準備好,但有些細枝末節還未完善,隻要你看在半成賠償款的股東分紅,守住職業操守不外傳,我想他不會知道如何被人咬死。”

彭玉樓本來臉上掛著禮貌的微笑,聽到盛家樂的話,笑容慢慢淡去,不太確定的開口“我……?”

他隻是律師助理,如果不是區浩堃授權,他甚至在這間律師行都冇有單獨掛牌為客人谘詢服務的資格,可是盛家樂現在告訴他,這次的賠償款居然有他一份?

盛家樂理所當然的點點頭“這種不義之財,當然人人有份,我公司剛好缺少一位法律顧問,又開不起高薪,不如分你一點點股份。”

彭玉樓不自覺的吞嚥了一口口水,雖然區浩堃一直稱呼他為實習生,但他實際上在區浩堃身邊五年,早已經過了實習階段,可以單獨執業,隻不過是留在區浩堃的身邊想要與區浩堃加深師生感情,並且接觸更多人脈與機會。

不然像他這種年輕大律師,出去掛牌,哪怕每小時谘詢費隻收五百塊港幣,說不定都冇有客戶上門光顧,想要出頭,怎麼也要區浩堃給他機會參與一些大型案件,搏些知名度。

但坦白講,這種機會五年時間仍然有些不足,至少要讓他與區浩堃互相成為依仗才行,按照彭玉樓的推斷,他最少還要熬三年,區浩堃三年後可能會去律政司任職,那時他留在律師行的業務應該會轉交給自己一部分,供他提升知名度。

可是冇等自己單獨掛牌執業,居然有人賞識自己,請自己出任顧問?雖然賞識自己的盛家樂,好像之前隻是個小角色,但是彭玉樓仍然有些開心,對方有眼光,而且每次見到盛家樂,都能讓自己忍不住佩服他,第一次,控告警務處,他是正義一方,現在,他要咬死一個對手,仍然理由充足,站在正義一方。

警務處那次還可以算他運氣好,那女孩死老豆,但這次明顯不同,對方開口就是香江法律空白,很明顯針對對手與相關法律做過細緻的研究。

既然他始終是好人,那自己站在他身邊,應該不會名望受損,更何況,自己單純靠律師行執業,至少要熬十幾年纔有機會,參與這種數目賠償款的瓜分。

“那麼請問,做顧問,有什麼能為盛先生效勞的?”彭玉樓消化了片刻,才重新微笑著對盛家樂開口問道。

盛家樂碾滅手裡的菸蒂“查清楚對方的公司法律顧問,私人律師,政界關係,搞定他們。”

“您多慮了,盛先生,能推動立法的案例,原告又證據確鑿,那麼整個大律師公會都會站到正義的一方,因為如果能依據本案參與後續某一項空白法律的製訂,對他們而言,比獲得禦用大律師這個名頭更能彰顯身份。”彭玉樓開口說道“這種事不值得付出半成賠償款。”

“你的人脈,值不值得?區爵士我請不起,但我覺得這份誠意應該能打動你這位他的助理。”盛家樂聳聳肩,對彭玉樓笑道“你知道我的底,我之前隻是個馬伕,現在想做好人,當然要比對麵那個想要收山做好人的粉佬多些人脈纔有優勢,他現在人脈集中在商界與江湖,你懂我意思啦?”

彭玉樓瞭然的點點頭“那就多謝盛先生的關照,作為您公司的顧問,我當然會儘力滿足您的要求,鬼佬與政界方麵的人脈,我也一定儘力為您安排,不過,鬼佬與政界方麵的交際費用,不會太低。”

“又不是隻告一間公司,三大四小,其他六家公司的賠償款難道真的存在銀行生利息呀?”盛家樂對彭玉樓說道。

彭玉樓恍然的點點頭,隨即也笑了起來“明白,那我的半成賠償款,看起來比我之前想的要多些,那我當然給老闆一些實用建議,不如庭外三成賠償款,不要直接捐給天博,影響力太小,製訂新法律,政府一定會讓禦用大律師公會成立委員會,通過天博放話出去,這筆錢盛先生捐給這個一定會組建的委員會,那麼老闆,你就是這條香江法律的第一位金主。”

“這就是我鐘意高薪聘請人才的原因。”盛家樂看向桌上那座法律女神的雕像“不用太快急著結束整件案件,他現在是談笑風生的商人,我想讓香江人看到他氣急敗壞做回爛仔時的最初模樣。”

“我想,他一定重重得罪了盛先生你。”彭玉樓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盛家樂把目光從雕像移到彭玉樓臉上“對我而言,他得罪了所有中國人。”

“現在方便告訴您的新任顧問,對方的姓名嗎?”彭玉樓聳聳肩,笑著說道“我都對他充滿好奇,迫不及待結束谘詢之後,就去收集他的資料。”

盛家樂把自己麵前的檔案袋單手推到彭玉樓麵前“這是侵害我公司權益的七家公司資料,你慢慢研究,油水最多的就是這位,號碼幫當年的粉佬,如今的大水喉,佐天奴公司創始人,天龍公司創始人,內地地下**彩幕後莊家,黎紹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