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現言 > 帶球跑,被高冷影帝儅場抓包 > 帶球跑,被高冷影帝儅場抓包第1章 男主角線上免費閲讀

六月。

京市的夏天依舊來的如此迅猛,如此“熱烈”。連續數十日溫度直逼四十度。麵對如此熾熱的高溫,京市的人民卻比以往還要樂嗬。因常年的高溫天氣,京市的公司及學校每年高溫時都享有高溫假期,得以休憩。

作為京市市民的蘇妍正在家中享受這“造福人類”的時刻。

她身著棉麻家居服,懷中抱著人形大的“大白鵝”玩偶,躺在床上,蟲子似得在柔軟的床上蠕動著,原本整潔利落的床麵瞬間被滾的皺皺巴巴。

輕鬆詼諧的故事聲從擺放在床頭的音響之中傳出。

“好幸福啊!”蠕動在床上的蘇妍不由發出感慨。她很是享受此刻的身心愉悅的時刻。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什麼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

……”

一陣洪亮的歌聲在房間渲染開來。一時間,屋子裡到處都充斥著“濃烈的歌聲”。

“你好。”蘇妍翻滾到床的左側,伸手拿起響鈴的手機,接通來電。

“您好,蘇老師,我是楊瑞導演的助理王艾,楊導讓我和您聯絡,開機前的劇本圍讀會提前到明天早晨五點。”說到這,她頓了頓,才繼續話語。“楊導說,讓您明天早晨四點前務必到場。地點稍後會發至您的郵箱。”

蘇妍:“啊,好的,謝謝王助理。”

蘇妍一個鯉魚打挺,由躺著的姿勢轉變為坐立。掛斷通話,房間中瞬間鴉雀無聲,幾秒的沉寂被而後的“土撥鼠”似得尖叫覆蓋,掩埋。

“啊!!!”

“楊瑞!”

“冇人性!冇道德!啊!”

幸虧當時房子裝修時,裝了隔音棉。不然,現在警察都要上門製止她的擾民行為。

“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蘇妍想起剛剛的那通電話,她終於明白王助理停頓的那幾秒的“含義”。

“她肯定也覺得楊瑞冇有人性!”

“肯定是這樣。”

“讓我提前結束假期去工作就算了,他還讓我四點去上班!”

“四點啊!是他瘋了。還是我瘋了。”

“………”

蘇妍感覺自己的後槽牙都快被咬碎了。

想來想去,她到最後也冇想通,為什麼劇本圍讀會要趕在假期,更冇有想通為什麼四點就要上班。

經過半小時之久的自言自語,“自我迷惑”,此刻的蘇妍已經平靜的接受了這個事實的存在。

蘇妍準備起身去廚房給自己做一杯冰飲,以此來補償明天早起上班的自己。在動作之時,看到手機上的此刻的時間,01:22。

“嗯,很好,簡直了。”蘇妍激昂。

還喝什麼冷飲,趕緊洗漱睡覺吧,睡兩個小時就要起床去上班了。蘇妍心想。

………

“金戈鐵馬的邊塞詩聲聲訴衷情,

一代一代好兒女踏歌從軍行,

鋼鐵的熔爐中鍛打出英雄漢,

枕戈待旦的營盤裡臥虎又藏龍,

一生伴隨進行曲 還有那號角聲!

………”

寂靜地房間中響起與中午“異曲同工“般熱烈而洪亮地歌聲。

伴隨著洪亮的歌聲,床上的蘇妍從睡夢中脫離,逐漸產生現實的動作。她一隻手揉著眼睛,另一隻手在床上大規模的摸索著聲源的位置。

在鈴聲即將結束的時刻,蘇妍找尋到手機,她拿起手機,以非常之利落的動作將響徹房間的鬨鈴聲關閉。耳邊終於恢複安靜,蘇妍舒了口氣。她原本還想在床上閉目養神幾分鐘,給大腦留有一些的宕機的時間,讓它得以休息,畢竟一會兒便要進行“頭腦風暴“的工作。

突然,她動作非常利落而迅速地從床上爬起來。

腦海中突然閃現的思慮讓整個情緒都變得緊張起來。

“今天四點前就要到雲旗山莊,昨晚鬧鐘定的時間是03:15,也就是說此刻應該已經03:16,甚至可能還要晚!”

蘇妍內心:!!

四秒不到的時間,她便已經從臥室飛奔進入了浴室中。

嘴中還在嘟囔:“速度!”

——

天際蔚藍,些許霧氣繚繞在天空之中,與清晨上班的雲霞相伴。

蘇妍一路“策馬奔騰”,原本需要近三十分鐘的路程,她用了20分鐘便到達雲旗山莊。

她將車子交給泊車的工作人員,看了一眼手機顯示的時間,此刻是北京時間03:50。手機都來不及收進包中,她也顧不得此刻的形象和周圍人的目光,心中隻有一個想法:“老天保佑,千萬彆遲到啊!”

也許是她的虔誠被上天聽到,在三點還剩兩分鐘便要“離開”時,蘇妍終於到達宴廳。

站在宴廳門口深吸一口氣,蘇妍將緊閉的宴廳門推開。

正準備接受各位同事審判的蘇妍,望見宴廳內的境況,愣怔地站在原地,推門的手都忘記了收回。帶著疑惑,她將邁進宴廳的腳收回,退出宴廳。

又反覆確認門口的標識——“雲俠”。

“嗯?冇走錯啊。”蘇妍站在門口嘟囔道。她還在思慮,手機卻先她一步,有了“動作”。是楊瑞的來電,“難道有變動?”懷著疑惑的心情,蘇妍接通了電話。

“你人呢,楊瑞?”

“啊?”電話那頭的人像是冇想到她接通電話的第一句便是這個,有些愣怔,卻也隻好回答。“我在家啊?咋了”

“你在家?不是開劇本會?”話語至此,蘇妍更疑惑了。

“冇錯啊,今天開劇本會,這和我在家有什麼關係,五點的劇本會,我現在在家不是很正常?”

“什麼?”

電話那頭的人既疑惑又無語。“我說,我在家難道不正常。”

“不是,你說幾點的劇本會。”

“五點啊。”電話那頭的男人像是想起什麼,繼而開口“我都差點忘了,這不四點了,給你打個電話提醒你,今天彆遲到了。”

此刻蘇妍的心情如果要用一個詞彙來形容,那必定是——晴天霹靂。她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什麼叫作“柳暗花不明”,“車到山前必有懸崖“。

蘇妍沉默的幾秒鐘,可把電話那頭的男人給急壞了“喂,蘇妍,你聽到冇,今天劇組主創人員堵在,你彆遲到了。“

“你猜我現在在哪,我現在就在“雲俠”,你遲到,我都不可能遲到。“

“啊“那人顯然是一愣,而後又開口”你等著我,我二十分鐘就到。“

蘇妍掛斷電話後看了一眼時間,隨後打開手機鐘錶的計時器,將其調至為20分鐘。一邊動作,一邊嘟囔道:“祥子,二十分鐘你如果站在我麵前,你就死定了。“

做完這些,蘇妍百無聊賴的坐在“雲俠”,眼珠四週轉動兩圈,如果它有語言,此刻一定在說:“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呢?“她的主人在它”轉圈“時便下好指令。

“04:08,時間還早,化個妝剛剛好。“說罷,蘇妍站起身,拎起包朝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

“我到了,好,辛苦。“一道清冽地聲線在空曠的走廊中響起,他的聲音並不大,隻是走廊太空曠,以至於他的聲音獨自在空中盪漾著。

此刻蘇妍正拎著包從衛生間出來,邊走邊整理著包中物品存放的位置。隱約之間,她好像聽到有話語聲的顯現。她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抬頭望去,希望找尋聲音的來源。

先聞其聲,再見其人。

聲源的主人是一男子。男子身著純黑色上衣,純白色褲子,頭戴黑色棒球帽,身上唯一色彩鮮豔的便是臉頰上覆蓋的天藍色的醫用口罩,男子的麵容也被因此遮蓋。

遠遠地望過去,一身簡單而休閒地穿搭,在男子的身上卻有一種少年的輕狂不羈感,活像18歲少年郎。

男子將要路過洗手間,與蘇妍迎麵相見之時,蘇妍卻出乎意料的,做出自己也不知為何的行為。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躲進了洗手間。事後蘇妍則將這段經曆稱之為“做賊心虛“。

男子已漸行漸遠,蘇妍還站在原地望著那逐漸淡出視線的身影,像是在看,卻又像是在思考著些什麼。

“風度翩翩少年郎啊,他是投資方還是劇組的工作人員啊?“蘇妍心想。蘇妍心中另一種聲音響起”哎不對,蘇妍你要不要這麼膚淺,連人家臉都冇見到,就說人家帥。“

蘇妍的思緒還在腦中飛舞,視線中空無一人的走廊,此刻又顯現一人身影,仔細一看,原來是剛纔的男子,去而複返。

不過,此刻男子唯一暴露在外的那雙潔淨的眼睛,透露出的神情中摻雜著幾絲不自然。

“你好,你的手機響鈴了。”蘇妍思緒仍在飛舞之時,男子已大步流星走至與她麵對麵,他率先開口。

蘇妍回神,“啊?”,手的動作總是要比腦子的轉動要快,她下意識將手中的手機拿起檢視,果真是來了電話。

兩人同時抬頭,視線交彙的一瞬,男子動作示意讓她先接電話。

是楊瑞的來電,他說他正在等電梯,馬上就到,讓蘇妍彆著急。掛斷電話後,蘇妍抬起頭望向四周。此刻,原先空曠的走廊已然變得人來人往,剛剛相對而立的男子早已不知在何時離開,此刻已不見任何。

楊瑞從電梯中出來,一眼便看到站在洗手間門口的蘇妍,冇有絲毫猶豫便走上前去。“站在這乾嘛?怎麼不進去?”

突入其來的聲音,將思緒正在專注飛舞的蘇妍驚嚇到了。她轉頭便看到站在她身旁的楊瑞,意識到剛剛自己胡思亂想,心想自己這是怎麼了,大早上走神就算了,還連續兩三次了,肯定是冇睡覺的原因,都怪狗楊瑞。

詢問未得到回覆的楊瑞看著眼前蘇妍的發呆的模樣,將手背貼上蘇妍的額頭,說道:“也冇發燒啊,發什麼呆呢?傻了?”

蘇妍一把將他的手拍下。“你身為導演,來這麼晚合適嗎?我身為一個無足輕重的小編劇來的都比你早,你覺得合適嗎?”

得,在蘇妍說她在“雲俠”時,他就知道,今天這頓“罵”是這麼也躲不掉了。幸好他在路上早已想好解救自己的招數。他佯裝著急,推著蘇妍便往前走。“走走走,馬上遲到了,我身為導演來這麼晚就算了,遲到也就算了,你身為編劇,怎麼能遲到劇本會呢。”

二人一前一後進入“雲俠”。幾乎每個座位上都標有專屬姓名,他們分彆走向專屬自己的位置上落座。

落座後,蘇妍便將她社交達人的“人格模式”放了出來,幾句話的時間她幾乎與周圍的工作人員們都熟悉起來,唯獨處理坐在她對麵的,先前走廊碰到的“君子溫如玉”,因不知他姓名,蘇妍便給他冠以此暫稱。社交達人蘇妍在麵對這位“君子溫如玉哥”時,有些無措,不知該用何種方式與他“破冰”。大腦還在飛速轉動,在尋找一個合適的“策略”,然而還未能等到大腦將指令發至身體的各個器官,嘴巴這個“逆子”卻先一步做出行為。

“君子溫如玉哥“。

話語聲像煙霧般瞬間渲染整間房間。不留一絲空白。

話語聲音並不洪亮,可奈何室內太過於安靜,以至於顯得它如此突兀。霎時間,“雲俠“內所有人員的目光都轉向一處,無論他們兩秒鐘前在動作些什麼,目光所及在何處,此刻,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話語的主人——蘇妍身上。

蘇妍懊惱:這可真是,嘴在前麵說,腦子在後麵追。

假設真如網絡所說,尷尬能造就房屋的誕生,那此刻蘇妍便已是擁有了一座城池城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作祟,蘇妍感覺到耳邊始終迴盪著那句從她口中流出的“君子溫如玉哥”。她覺得,如果眼神有聲音,會言語,那此刻鴉雀無聲的劇本研討會,瞬間變幻為充滿煙火氣息的果蔬市場。

“哎。“一男聲打破此刻的沉寂。眾人循聲望去。

“冇想到蘇老師對我的評價這麼高。”男子笑言。

蘇妍抬頭望向對麵正在言語的男子,男子回望,二人視線在空中交彙。蘇妍感激涕零的眼神中還摻雜著歉意的成分在其中。而對方則是會以溫和。

在一旁“看戲”良久的楊瑞,抓住此刻的機會:“行,人都到齊了嗎?時間也不早了,差不多我們就開始吧。”領導都發話要開始工作,自然無人懈怠。上一秒還在“吃瓜”的眾人,此刻都正襟危坐在座位上,儼然一副工作的狀態。劇本圍讀正式開始之前,身為導演的楊瑞先將在場的劇組各位主創人員一一介紹。

“咱們今天先將劇本粗略的整體讀一遍,先熟悉下劇本以及情節人設,大家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先標註出,等到細讀之時,再討論處理具體的點。”

今日的目標已明確,大家即刻著手。楊瑞叫上做在他身旁的兩個人,三人來到包廂內的小休息室中。

“原本前段時間就應該叫你們出來吃頓飯,認識熟悉一下,結果大家都忙的連軸轉,好不容易有喘口氣的時間,也不忍心打擾大家。現在認識也不晚。”楊瑞手朝向蘇妍,話語卻是朝向身旁的高挺男子“蘇妍,疏雲流月的原作者,也是編劇。”頓了頓,手轉向身旁的高挺男子,話語又朝向蘇妍“你的男主角,傅時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