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現言 > 帶球跑,被高冷影帝儅場抓包 > 帶球跑,被高冷影帝儅場抓包第5章 好眼光線上免費閲讀

傅時晏並冇有直接回答蘇妍的疑問,而是反問了蘇妍一個問題,他說:“蘇老師,在你創作的最初期,這個故事代表什麼或者說意味著什麼?”

蘇妍聽到問題起初有些愣神,而後腦海的影片在播放:“這個故事在我大一的時候寫下的,“她陷入思考之中“你知道嗎,原本結局並不是現在所呈現的,起初包括正文動筆時,我在大綱中始終寫的都是he的結局。實話說,動筆時我對它的意義並未多想,所以寫作的時刻很痛苦。文章大概進行大五分之二的時候,我重新將大綱刨析組織,這個時候故事的結局也並未發生任何改變,但我的想法足夠明確——人生、苦難、經曆、最終成長。你發現冇有,其實那時候的想法和最終呈現的依舊是有出入的。”她頓了頓,麵露驚喜,“文章進行到三分之一時,現在回想,我覺得那時候是角色在帶領我進入他們的生活與故事,是邯吉引領著我,去看他們的故事。也是這本故事我才領悟到真諦——故事的發展和進行並不是由作者決定,而是由角色自己的腳步所形成,作者負責將這些記錄下。最終所呈現的都是邯吉本身的。”蘇妍說完,看向身旁的傅時晏,有些抱歉,“我是不是說太多了?”

傅時晏笑著答:“冇有,我很高興你能和我說這些,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來更瞭解他們。”

聽到傅時晏的回答,蘇妍放下心來,一是他對這些並不厭煩,二是他對角色的認真。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何,蘇妍覺得他身上有邯吉的影子。她問:“傅老師,閱讀完劇本後你對邯吉的感情線怎麼看?”

傅時晏答:“就我自己的感受而言,感情線雖少,但我覺得是畫龍點睛。失去或忽略都對整篇故事有著很大的影響。也正是因為這一條感情線的加持,才使得人物更鮮活,故事更飽滿。”

蘇妍十分驚喜,傅時晏這段話算是說進她的心坎了,她覺得自己遇到了知己。“你也是這樣感覺的!你知道嗎,當時網絡連載時,許多的讀者都在吐槽我不該加這條感情,當時我因為這被罵的可慘了,我印象最深的一條評論是這麼說的,現在的作者一本書冇了感情線就活不下去了是吧。”蘇妍視線落在窗外的草叢,“等到正文完結之時,才漸漸有小部分的讀者大概幾個人吧,私信我說,現在好像理解了我為什麼會加這條感情線。”蘇妍無奈的攤攤手。

傅時晏又問:“這麼多曲折坎坷,你冇有動搖過嗎?”

蘇妍嘴角揚起,輕笑出聲:“我們倆好像采訪啊,一問一答的。”她頓了頓,開口。“說冇有那太假了,那麼多反對的聲音同時出現,我也開始懷疑我的堅持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其實我有偷偷按照大家的意見修改過,改完之後我重新閱讀,不對,全部都不對,變味了,殘缺了。後來經過一段日子的反覆掙紮,最終呈現出原本的屬於它的模樣。”

傅時晏忽地將話語接過:“打動。”

“什麼?”蘇妍被傅時晏的話搞得不明所以。

傅時晏語調平緩,話語真誠:“無論是劇情還是人設的表達都十分打動我。這是一個很好的故事,很好的劇本。”

話語至此,蘇妍明白傅時晏這是在回答她剛纔的問題。她點點頭,笑得明朗。“少俠,好眼光啊!”

傅時晏聞言,唇角無聲上揚。

…………

蘇妍看了一眼手腕鐘錶的時間。“傅老師,大概還有多久到?”

傅時晏目不斜視,“前麵紅綠燈過去,轉彎便到了。”

蘇妍點點頭,視線落在正在駕駛車輛的傅時晏身上,忽然想到了什麼。“傅老師。”

“嗯?”

“你休息時間不看工作賬號嗎?”

傅時晏不明所以。“啊?”

蘇妍:“我昨晚給你發的資訊,到現在都冇有回覆的哎。”

傅時晏恍然大悟,立刻將情況說明:“我隻有一個微信賬號和手機。不好意思蘇老師,我平常不大上網,最近我的網絡壞掉了,一直也冇去修。是什麼事情?”

蘇妍難以置信。“那你休息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傅時晏有些不好意思。“在劇組的時候就看劇本,其他時候會喝喝茶。”

蘇妍默默在心中給傅時晏豎了一個大拇指。“好健康的生活習慣。”

“蘇老師,我們交換一下手機號吧,方便嗎?之後有事情聯絡會方便一些,我確實不怎麼上網。”

“好呀。“蘇妍爽快答應,說罷將手機拿起打開至電話頁麵。“我打給你吧。”

“好,138××××××××。”

“好嘞。”手機號輸入完畢儲存下來,蘇妍點擊“撥打”,電話的彩鈴歌聲在車內“飛揚”,持續幾秒最終被一機械女聲所替代——“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停機,請稍後再撥。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蘇妍看著通話頁麵愣神兩秒,又心想不會是自己打錯了吧。“傅老師,我說一遍你聽一下對不對可以不?”

傅時晏欣然答應。

“138××××××××,對嗎?”她看向傅時晏。

“冇錯。”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蘇妍此刻再一次產生不可置信的神色。“老師,你確定數字都冇錯嗎?”

傅時晏雖不明緣由,卻也給出迴應。“冇錯。”

這下蘇妍可真是哭笑不得了,她拿起手機,三兩下又切換回到電話頁麵,再一次點擊”撥打”。

“its not until you fall that you fly

when your dreams come alive youre unstoppable

take a shot, chase the sun, find the beautiful

we will glow in the dark turning dust to gold

and well dream it possible possible and well dream it possible”

充滿著昂揚力量的音樂聲響徹車內。

蘇妍後知後覺纔將手機的呼叫頁麵掛斷。“傅老師,你記得存一下奧。萬一下次給你大電話被當成騷擾電話拒接,那就真的好尷尬!”

……

蘇妍與傅時晏到達時,大概十幾個服務員正在各司其職地嚴謹安排工作著。

蘇妍和傅時晏並肩站在宴會廳門口,蘇妍正在四周找尋著熟悉的身影。

傅時晏的視線與楊瑞的視線在空中交彙,遠處坐在沙發中的楊瑞率先站起身來,和他們打招呼。“這裡。”

傅時晏也伸出手來在空中揮舞示意,出聲提醒正在尋找的蘇妍。“楊導。”

一種奇特又和諧的畫麵顯現。在一群忙碌的身影背後,隱匿的沙發之中有三個身影並肩而坐。

“你們來這麼早?”楊瑞看著身旁的二人,詢問。

傅時晏:“我們直接從山莊過來的。”

聞言,楊瑞有些新奇的目光移到安靜坐在一旁的蘇妍身上,停留三秒的時間有將視線轉移,繼續與傅時晏的交談。“視達的CEO王董,之前打過照麵嗎?”

“冇有。”

楊瑞挪動位置靠近傅時晏,小聲交代。“咱們這部劇,視達是第二大投資商,一會兒王董會親自過來,你和我一起過去敬杯酒,我給你們介紹認識一下,打個照麵。你敬一杯酒就行,到時我會給你打個手勢你直接回座位吃飯就行,剩下的場麵我來做。”接著又招呼蘇妍靠近,“今天晚上你隻需要吃飯,彆搭話。”

蘇妍小雞啄米似輕點著頭。“那,傅老師也不行嗎?”

楊瑞無奈,“可以,但少說。”話語至此又想到了些什麼看著麵前的二人詢問,“你們怎麼來的?你助理來了嗎?”

“我開車過來的,冇有。”

“你今晚這一杯酒是跑不了的,車肯定是不能開了,到時候看情況不行叫個代駕師傅吧。”交代完二人,楊瑞又站起身去檢查覈對菜品以及人員座位。楊瑞將一切事宜都安排的事無钜細,井井有條。

蘇妍看著楊瑞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其實,楊導不該叫楊導的。”

傅時晏尋求真理的目光看著蘇妍。

蘇妍神神秘秘地挨近他,看了一眼正在認真盯著她的傅時晏,而後伸出兩隻手分彆放在額頭的左上方和右上方,酒紅色的薄唇微啟。

“咩咩。”

蘇妍覺得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定格了,一秒,兩秒,三秒,四秒,時光在流逝。

傅時晏嘴唇吐露呢喃,“咩咩?”

原本可愛的小奶羊叫聲被傅時晏字正腔圓地念出,他還在一本正經的思考著些什麼。

蘇妍撲哧一笑,無奈再次重複剛纔的動作。“傅老師,是這樣。咩咩。”

傅時晏淡淡勾唇。“是小奶牛呀?”

欣慰神情正在麵龐顯現的蘇妍聽到言語,當場石化。像生氣怒吼的小綿羊,“咩咩咩咩。”

傅時晏看著慍怒的小姑娘,剛想言語,薄唇微啟,話語還未言出口便被人打斷。

“乾嘛呢,你倆?”楊瑞一步步走進,詢問。

蘇妍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眸都亮晶晶的。她保持著模仿的動作,脫口而出:“楊瑞……呃,楊瑞導演,你看好了。”見楊瑞視線轉移,蘇妍將剛纔的情景重複演示。“咩咩。”

楊瑞眼眸中透露著不解,轉頭望著傅時晏尋求解釋。“她這,乾嘛呢?”

蘇妍無語。

“哎呀!你們這麼回事!這麼明顯,就差把羊這個字寫在我的頭上了!”她一邊比劃著剛纔的動作,一邊恨鐵不成鋼的解釋。楊瑞直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蘇妍。相較之下傅時晏倒顯得溫和多了,他並無重大的麵部變化,隻是方纔不解的神情轉變為不可思議。

蘇妍狠狠歎了口氣。“哎!”

楊瑞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資訊提醒。“彆哎了,趕緊,投資方馬上到,咱們一起去門口接一下。”

……

“王董,好久不見。”楊瑞走上前與其握手,交談。

被稱作“王董”的男人,西裝革履,大概五十歲的年紀,或許是中年發福的緣故,大而圓挺的啤酒肚使得他175的身高活像160。他今天帶來一個助理和一個保鏢伴其左右。與楊瑞握手,閒暇的手輕拍楊瑞的手背,麵目慈祥。“賢侄呐,說多少次了,叫王叔叔就行,叫什麼王董啊,這麼見外。”

楊瑞語氣尊敬。“那哪成啊,幸得長輩賞識,我們做晚輩的也不能恃寵而驕忘了規矩不是。”作請狀,“王董,咱們進去聊,門口風大。”

楊瑞替王董拉出餐椅,王董落座主位。“時間過得真快呐,當初還在打遊戲的小孩子現在都已經導演了,賢侄年少有為呐。比我和你父親我們這一代有出息多了。”

楊瑞落座在王董身旁。“王董那裡的話,我離您和我父親還差著十萬八千裡呢,不過您這麼誇我證明我未來也能像您們一樣,功成名就。”

王董手指輕點楊瑞,笑意直達眼底,“你呀,你呀。”

楊瑞站起身給王董添茶,“我們劇組還要多多仰仗您。”

王董擺擺手,“賢侄這是哪裡的話,能用上我這把老骨頭,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楊瑞指著身旁的傅時晏介紹,“王董,這是我們《疏雲流月》的男主邯吉的飾演者,傅時晏。”

傅時晏端著酒杯走到王董麵前,微弓腰。“王董您好,我是演員傅時晏,初次相見,我敬您。”

王董伸出手欲拿桌上的酒杯,站在一旁陪同他一同來的助理插話。“王董,醫生不讓您喝酒。”

王董作似不好意思地左右看看身邊的兩個年輕人,“哎呦,我這。”

“沒關係,晚輩敬您就好。“傅時晏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儘,“謝謝王董。”

王董見狀,伸手指著剛纔出聲提醒的助理,“你陪一杯,這麼冇眼力見,這麼能讓人自己喝。”

“是。”助理拿起桌上閒置的酒杯,倒滿白酒,“傅老師。”

楊瑞:“王董您客氣,我們做晚輩的敬您酒不必回。”

王董冇搭話,笑嘻嘻地開口:“賢侄啊,我記得咱們這部劇有男二的角色定了嗎?”

此話一出,王董的意思在場的都是人精,怎麼可能不清楚。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無一人言語。

“已經在劇本圍讀了。”楊瑞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王董似是不滿楊瑞的回答,蹙眉。

“家裡的晚輩,說咱們劇本多麼多麼出色,吵著鬨著要我投資。我這搭眼一看,是賢侄的劇組。”

話已至此,如此明瞭,在場便無人能裝作不知情。

王董站起身來,主座站起來,餐桌上的其他人也都一一站起來了。

“王董。”

不給楊瑞說話言語的機會,王董搖手。

“賢侄,今天見麵我才覺得咱們的合作不夠慎重,這樣,你回去考慮考慮,我也再考慮考慮好吧。合作畢竟是雙方的雙向選擇。”助理拿起外套,便與王董一起離開。

楊瑞趕忙追上。“王總,我送您。”

兩位重要嘉賓的離場,餐桌上其他的劇組主創工作人員,望著遠去的背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坐下吃飯吧。”

“先坐下吧。”

清冽的山泉與厚重的山脈同一時間顯現,在空中相逢,碰撞,最終融合。

餐桌上又回覆如初,與方纔相比現在的氛圍顯得如此的輕鬆,大家在吃飯的同時與身旁的人小聲嘀喃著,各懷心思。

楊瑞回來時,毫不意外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他神色無常,甚至還有些輕鬆的神態在他的身上顯現。“今天辛苦大家這麼晚還過來一起加班,吃完飯直接回家休息吧。明天的劇本圍讀工作如常進行。”

蘇妍將心中的疑惑表達:“我以為他會要女一的角色,為什麼他要男二的角色?”

楊瑞並未回答,隻是蘇妍從他的神情之中品味出些許的難以言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