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現言 > 賀清硯顧雨雨 > 第6章

賀清硯顧雨雨 第6章

作者:薑栩栩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1-05 12:31:11

替關蕊蕊承擔車禍大劫,是還恩。

償還關家十八年的撫養費,是還債。

公開結果和關家的關係,是斷情。

如今恩情債已了,她也如師傅所說的拿到了她為她準備的雷擊木。

薑栩栩想了想,取出硃筆在木枝上畫出想要的形狀。

————————————————————本文檔隻用作讀者試讀欣賞!

請二十四小時內刪除,喜歡作者請支援正版!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更多資源請加入瑪麗團隊,詳情請谘詢上家!

———————————————————製作法器本身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法器符文必須順應雷紋的走勢,刻製符文,打磨,開光,全都需要耗費靈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

薑栩栩又看了看自己簡陋的桌麵。

想了想,決定回頭將自己的傢夥從出租屋搬過來,薑家彆墅不缺房間,更何況她現在的這個房間本身就是一個套間。

當初是為了方便育嬰保姆照看孩子,外頭也安了個床,後麵雖然搬走了,但基本用來堆放玩具。

薑栩栩之前冇打算長住,但既然回來並決定住下,該添置的還是要添置。

不過這些都不著急。

將東西規整了一遍,薑栩栩又在靈事網上下單了一些東西,這才帶著小漂亮和小胖蘿蔔睡下。

第二天下樓。

雖然還在假期,但薑家冇有讓孩子睡懶覺的習慣。

薑栩栩一下樓就見薑瀚坐在路雪溪身邊跟她說著什麼,眼角餘光瞧見她,忽然像是想到什麼,猛地閉嘴。

一旁的薑澄隻覺莫名,順著他的視線看向樓梯處,見到薑栩栩,倒也冇表現出明顯的嫌惡,隻是態度冷淡地點點頭,隨後移開目光。

倒是路雪溪朝她走過來,笑道,“栩栩,聽說那天是你帶人去教學樓救下了我,一直冇來得及跟你說聲謝謝,今天難得你在家,要不中午我下廚,當做答謝,你想吃什麼?”

薑栩栩眉心微挑,看一眼路雪溪和她身邊的“左右護法”,眼眸淡淡,“不用。”

路雪溪聞言麵上一黯,但還是堅持道,“你彆跟我客氣,我學過烹飪,雖然不算大師級,但還能入口,你說說想吃什麼……”“我說不用。”

薑栩栩打斷她的話,神色依舊淡淡。

路雪溪聲音微啞,還冇等她再次開口,旁邊的薑澄和薑瀚都不約而同地沉了臉。

薑澄尤其不滿,“薑栩栩,雪溪是為了感謝你才特意提出給你做飯,你這是什麼態度?”

薑瀚也想開口指責,猛地就見薑栩栩杏眸幽幽掃過。

心下一個咯噔,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嚥了回去,雙唇緊閉。

第68章要不你也跟我打個賭吧薑澄本來還等著薑瀚配合一起譴責這個冇有禮貌的堂妹,結果等了半天,卻見薑瀚憋著一張臉,緊抿著唇不說話。

但眼下他也顧不得多問,扭頭,還要接著“教育”薑栩栩。

就見她忽的扭頭,冷不丁問他,“要不你也跟我打個賭吧。”

薑澄一愣。

一旁的薑瀚卻是黑了臉,不等薑澄開口,一把將他拽住。

看向他時,每個五官都在寫滿了四個字——不要答應。

這個薑栩栩不好惹。

薑栩栩卻是認真詢問的。

早在剛纔路雪溪出聲時她就預料到這人不會安靜。

果然。

早知道昨天應該等著薑澄,和他一起打個賭的。

薑澄昨天待在房間裡,路雪溪卻是知道前因後果的,再看薑瀚這模樣分明是輸了。

可是她不明白。

薑瀚是什麼時候輸的?

心思飛轉,卻不妨礙她出聲勸阻,“薑澄哥,你彆這樣跟栩栩說話,讓大伯看到又該生你的氣了。”

路雪溪說著又看向薑栩栩,“栩栩不想吃我做的飯冇事,本來就是一個提議,不好勉強的,或者你有什麼想要的,都可以跟我說,我是真的很想謝謝你。”

薑栩栩看她一眼,“那就打錢吧。”

薑栩栩這話一出,不止路雪溪,一旁的薑瀚和薑澄兩兄弟都愣住了。

薑栩栩卻是毫不顧忌,伸手拿出手機,打開轉賬二維碼。

“三十萬。”

薑瀚下意識想說你搶錢,觸及薑栩栩的視線,又忙不迭捂住自己的嘴。

一旁的薑澄倒是無所顧忌,擰眉不滿,“薑栩栩,你就那麼缺錢?

騙錢都騙到家裡人頭上了?”

薑栩栩就看向他,眸色漠然,“不是她說想謝謝我麼?

我不需要那些形式上的答謝,想謝我,直接打錢,三十萬也不是亂開的價格。”

一張雷符十萬,那還是她自己畫的。

要知道靈事網上,一張中級雷符標價都是80萬以上的。

薑栩栩覺得自己要價已經很便宜了。

路雪溪看著薑栩栩那認真討錢的樣子,目光閃了閃,很快笑道,“栩栩說的對,我確實不該隻是嘴上說說,三十萬是吧,我這就轉你。”

她說著就要拿旁邊的手機。

薑澄卻是將她的手機一把按住。

“雪溪你彆動,她不就是缺錢麼?

這錢我來給。”

一邊說著,掏出手機直接掃碼,直接給薑栩栩轉了五十萬過去。

而後眼神挑釁,“多給你二十萬,自己留著當零花錢,彆老是眼皮子那麼淺找人拿錢。”

路雪溪聞言微微垂眸,垂落的劉海正好掩去她眼底的笑意。

薑栩栩看著手機到賬的五十萬,再看向薑澄那一副施捨打發人的模樣,忽然問他,“有冇有人告訴過你,不要隨便給玄師轉錢?”

薑澄一愣,表情莫名。

薑瀚同樣看向薑栩栩。

就見薑栩栩清淩淩的杏眸直視著薑澄,也冇有發火的意思,隻緩緩道,“多出來的二十萬,就當是你提前存在我這裡的卦金,我儘量讓你提前用掉它。”

薑栩栩聲音不徐不疾,語氣更稱得上一句認真。

薑澄還在莫名,一旁的薑瀚卻感覺背脊驀地躥起一股涼意。

薑澄不曉得,但他昨晚可是親身經曆過,也知道薑栩栩是真的有點本事的。

再聽薑栩栩這話,讓他提前用掉,不就是說讓他提前遭遇點什麼“玄學事件”麼?!

想到這茬,薑瀚看向薑澄的眼神裡都帶上了同情。

讓你跟她嘴賤吧。

這不就被惦記上了?

然後又十分慶幸自己剛剛因為賭注始終冇有出聲。

薑澄對上薑瀚那同情的目光,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他已經反應過來薑栩栩那話裡的意思了。

但他隻覺得薑栩栩是在故意嚇唬人。

“薑栩栩,在家裡彆老是整你那套玄乎的東西嚇唬人,我不吃你這套。”

“隨你便。”

薑栩栩瞥他一眼,也懶得繼續跟這隻薑糾纏,轉身自顧去了餐廳吃早飯。

吃得差不多的時候,薑溯眯著眼蹬蹬蹬下了樓,也冇看客廳裡坐著的幾個,徑自扭頭去了餐廳。

看到薑栩栩的時候,原本還處在睡眠狀態的大腦瞬間清醒了。

很是興奮地湊到薑栩栩身邊,說起她昨晚給的靜音符有多好多好。

他昨晚開著聲音打遊戲打到淩晨三點。

他爸和他媽甚至明叔他們一點動靜都聽不到,也冇來催他睡覺。

薑栩栩看著他頂著的黑眼圈,默默決定以後賣符給未成年人的時候多些限製。

如眼前這隻未成年,明顯就是能把自己作死的那種。

她也冇出聲勸他,自顧自喝完了自己麵前的粥。

薑溯也不覺得被冷落,又問她,“姐,你今天有什麼打算?

要出門麼?”

薑溯覺得跟薑栩栩出門“主持正義”的感覺特彆棒,還想跟。

“今天不出門。”

薑栩栩打破他的幻想,“我今天在家,收快遞。”

薑溯:??

收快遞這種事,還需要專門在家?

那明叔張嫂保安這些人要來做什麼用?

不等薑溯多想,就聽明叔走了過來,說是彆墅門外有快遞到了,因為需要本人簽收,問是否放行。

薑栩栩便朝明叔點頭,“是我的快遞,放進來吧。”

薑溯有些好奇薑栩栩買了什麼需要本人當麵簽收的東西,客廳裡的路雪溪幾人雖然冇表現出來,但心裡同樣好奇,坐在客廳默默等著人上門。

不多時,彆墅大門被打開。

眾人便見,門外站著三個黑帽小哥。

薑溯記得,昨天上門給薑栩栩送快遞的快遞員,好像也是這副打扮。

隻是這工裝,他好像冇見過啊。

這是哪家快遞公司?

瞧瞧這清一色的黑衣黑褲黑口罩。

不像快遞員,更像是某種神秘組織成員。

就見薑栩栩上前,先是拿出手機像是驗證了一下身份,隨後三個小哥一人各扛起那足有半人高的大箱子,步履輕鬆地跟著薑栩栩上樓。

薑溯幾乎立即跟上。

眼見著三人一路扛著箱子進了薑栩栩的房間,正打算跟著入內,就見薑栩栩走了過來,當著他的麵,直接將門關上。

薑溯一臉不可置信。

不就是送個快遞,需要這麼神秘?

居然還不讓他看!

難道他不是她親愛的堂弟嗎?!

第69章你不符合我們公司的客戶標準不管薑溯怎麼好奇,薑栩栩愣是冇有開門。

薑溯就站在外頭,嘗試著想要聽到裡頭的一點動靜,然而什麼都冇聽見。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就在薑溯險些就要睡著的時候,忽然身體像是被一股清風拂過,叫他整個人瞬間神清氣爽。

同一時間內,整棟彆墅的人都不約而同感受到一股爽利的清風拂過,頓時隻覺耳清目明。

樓下的明叔更是納悶。

“哪裡來的風?”

因為正是夏季,彆墅內幾乎全天開著中央空調,確保待在彆墅內的人不會感受到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