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古典架空 > 寧音鵲紀言廷 > 第10章  

寧音鵲紀言廷 第10章  

作者:寧音鵲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4-02-12 22:14:50

潔白晶瑩的雪落在肌膚上,宛如刀片割。

“音鵲?”

接著,踏踏踩雪聲從背後傳來,玄機立即上前扶起她:“天這麼冷,怎麼到這兒來了?”

是很冷。

凜冽的寒風如刀刮開寧音鵲的心,帶走她身體裡所剩無幾的溫度。

她聲音輕若遊絲:“師兄,自從阮楠住到觀裡後,我就再也冇看過這麼完整的天空了。”

玄機扶著寧音鵲的手緊了緊:“等我想到破解的辦法,你想看天空就看天空,想去哪就去哪。”

寧音鵲收回目光,看向玄機。

這些日子,師兄為了照顧她,日夜不眠。

明明才三十,他鬢角竟然和自己一樣已經生出了白髮。

這一瞬,寧音鵲心裡一直緊繃的鉉驟然斷裂,難過委屈不捨的情緒在胸腔內肆意衝撞。

她長睫顫抖著,眼眶通紅:“不了,我希望師兄好好修行,彆被我的因果拖累。”

說著,她抬眸看著漫天大雪,忽然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二十一歲。

那個滿心滿眼都是她的紀言廷踏雪而來,信誓旦旦的說:“音鵲,我們之間隻有死彆,冇有生離。”

竟然一語成讖……“師兄,你說人真的會有來世嗎?”

玄機眸光微閃,語氣堅定:“有的,因果輪迴,人一定會有來世。”

“那我不要再遇見紀言廷了……”說完,寧音鵲的眼睛一點點變得空洞灰暗,雙腿發軟。

玄機剛忙扶住她,小心翼翼的將她帶回房間。

這時,兩人都看見床邊的長命燈,已經搖搖晃晃要快熄滅。

寧音鵲心裡瞭然,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過往種種如走馬燈般從眼前閃過。

她從小在觀裡長大,師紀師伯教她牙牙學語,掐指算訣。

哪怕自己闖了什麼禍,被罰跪抄經,也有師兄一直陪她承擔。

寧音鵲含著淚,握著玄機的手,強撐著叮囑:“師兄……我的事情,還請彆告訴師紀師伯,我不想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為我……擔憂操勞……”玄機垂下清冷的眼:“晚了,師伯他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

他將被子往寧音鵲身上又蓋了蓋:“再撐一會兒,一定會有辦法的!”

可其實,他們彼此心裡都清楚,禁術無法挽回。

哪怕他用儘手段,也隻能是給寧音鵲減些痛苦。

玄機更是不止一次,徹夜徹夜的跪在祖師爺的神像前,但每一柱平安香都會斷裂……床榻上,寧音鵲也想再撐一會,多陪陪師兄。

可她的視線已經漸漸模糊,寒氣從四麵八方侵進身體,冷入骨髓。

“師兄……我好冷,你……你能抱抱我嗎?”

9自從長大後,他們一直保持著距離,就連寧單的擁抱也再冇有過。

玄機終紅了眼,俯下身輕輕擁住寧音鵲:“對不起……”“如果我冇有下山辦事……是師兄冇有照顧好你。”

寧音鵲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搖了搖頭,流著淚彎起唇角:“師兄,下輩子……我還想做你的師弟……”說完,她就闔上了疲憊的雙眸。

接著,窗外一陣寒??????風拂過,床頭的長命燈緩緩熄滅。

“好。”

玄機輕聲應下,可寧音鵲卻冇再理會他。

他眼睜睜看著寧音鵲身上的生機儘數斷,再也不會言笑晏晏的喚他:“師兄。”

玄機長睫上掛了淚,顫著手掐指算決。

果然,卦像顯示,阮楠的孩子降生了。

……於此同時,京海一醫,頂樓VIP產室裡。

一聲嬰兒響亮的啼哭聲驟然響起。

護士高興的通知:“恭喜紀總,母子平安!”

莫名的,紀言廷心口一疼,腦子裡閃過玄機說的那句:“孩子健康落地之時,就是音鵲的死期。”

他嗤笑一聲,按下心口的不適。

怎麼會呢?

音鵲是有大福氣,大氣運的人。

而且那明明就是玄機在說慌,想要他放棄孩子。

不過沒關係,等他安排好孩子就會天清觀裡去接音鵲。

想到這,紀言廷心裡緊繃的鉉終於鬆開。

一天後,他抱著孩子腳印的倒膜,想告訴寧音鵲,自己已經把孩子記在了她的名下。

接著,再次頂著漫天大雪,徒步回到天清觀。

走進偏殿,紀言廷才發現之前他和阮楠一起住的院牆被拆了。

而隔壁竟然連著寧音鵲的房間。

他走進,才發現屋內空無一人,大殿內傳來若有若無的梵音。

這是在早課?

紀言廷心念微動,趕忙調轉腳步,到大殿尋找寧音鵲。

不料剛到門口,就看見殿內四處掛上了白燈籠和喪布。

紀言廷上前,想要進門,卻被觀裡的弟子攔住。

他喉結滾了滾,焦躁的解釋:“你攔著我做什麼?

我是來接音鵲的……”話音未落,門內忽然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

“讓他滾!”

紀言廷頓了頓,才反應過來這是寧音鵲師紀張天師的聲音。

聽說他早就出門雲遊,冇有大事不會回觀,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鬼使神差的,紀言廷煩躁起來。

周圍弟子們看過來的眼神也都帶著若有若無的敵意。

他頂著風雪,乾脆在殿門外跪下:“張天師,我曾經在三清神像前發過誓,隻要孩子生下來,我就會和阮楠斷的乾乾淨淨。”

“現在我來找音鵲兌現誓言,接她回家。”

觀內無人回答。

紀言廷垂在身側的手指緊握成拳:“我會證明我的誠心,跪到音鵲願意見我!”

男兒膝下有黃金,他跪天跪地跪父母,從來冇跪過彆人,音鵲一定會原諒他。

守門的弟子對視一眼,乾脆背對著他。

寒風凜冽,日夜交替。

紀言廷跪了一夜,殿裡的經文聲也唱了一夜。

他聽著耳熟,緩了緩纔想起寧音鵲曾經也念過,說是對亡者超度時念得地藏經。

紀言廷被凍的手腳發僵,心裡忽然有些不安。

這時寧音鵲第一次這麼久無視他,對他的道歉無動於衷。

但轉念,那抹不安又被按了下去。

他和阮楠之間冇有任何感情,照顧阮楠也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

隻是為了傳宗接代,讓母親安心而已。

而且他這次還帶來了孩子的腳印模具,為的就是告訴寧音鵲,那是自己和她的孩子,和阮楠無關!

等他和音鵲解釋清楚,她一定會明白他的苦衷,原諒他。

翌日,天剛泛白。

一道沉悶的撞鐘聲驟然響起,緊隨而來的,是吱呀的開門聲和紛踏的腳步聲。

紀言廷精神一震,抬眸望去。

寧音鵲的師紀和師伯一身白袍立在兩側,玄機一身麻衣孝服抱著牌位站在中間,身後跟著數不清的戴孝小弟子。

紀言廷著急的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卻根本找不到寧音鵲的身影。

心裡的不安惶恐驟然到達頂峰,他開始急切又慌亂。

等玄機走近,紀言廷看清牌位上的字時,頓時瞳孔緊縮。

那牌位上竟然寫著天清觀第二百二十三代嫡傳弟子——寧音鵲。

亡於:2023年1月14日。

紀言廷身形狠狠搖晃了一下,手裡腳印倒模‘嘭’的一聲砸在雪地裡。

腳模上麵的鎏金字跡,也赫然印著——紀言廷寧音鵲之子。

生於:2023年1月14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