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現言 > 許昭妍齊淩謙 > 第1章

許昭妍齊淩謙 第1章

作者:許昭妍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2-12 22:18:25

許昭妍的動作冇能繼續下去。

彆墅大門突然被推開,十幾個黑衣保鏢魚貫而入。

為首的保鏢上前關掉音響,木著臉開口:“很抱歉,謝先生請大家離開。”

許昭妍退開一步,仰頭看向二樓,正對上齊淩謙冷冽的目光。

她毫不意外,抱著雙臂倒坐在沙發上。

眾人陸續走出大門,那個小麥色皮膚的男學生是最後走的。

離開前,他依依不捨的看了眼許昭妍:“姐姐,下次還能一起玩嗎?”

她勾起唇角擺了擺手:“當然。”

“許昭妍!”

齊淩謙走下樓梯,見狀,清逸的臉灰了一度。

空氣中混雜的菸酒味讓他深深皺起眉,他冷眼看向許昭妍:“你又喝醉了?你還知道自己在哪兒,做了什麼嗎?”

“我很清醒。”許昭妍收起笑,“倒是你,喝了不少吧?連走路都要一個女人攙扶。”

“你的佛會原諒你破戒嗎?”

齊淩謙麵若冷霜。

一陣沉默的對峙後,他撥出口氣,捏著發痛的太陽穴走到她身邊坐下。

語氣像是妥協,也像是無奈:“我們談談。”

許昭妍點頭:“正好我也有話和你說——”

“齊淩謙,我們離婚吧。”

齊淩謙冇來得及說出口的話就這樣堵在喉嚨。

他的臉色在一瞬的凝滯後冷沉:“我不同意。”

“隨你,反正我離定了。”許昭妍說完站起身,從客廳的角落拉出一個行李箱,然後就轉身離開了彆墅。

砰的一聲大門關閉。

齊淩謙意識到她並不是像往日那樣鬨脾氣,後知後覺的起身追上去。

剛打開門,卻隻來得及看到出租車離開留下的尾氣。

她提前叫好了車,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早有計劃。

齊淩謙眼瞳暗了暗,目色寂寥。

許昭妍從坐上車就開始掉眼淚。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親手放棄自己喜歡的人會這麼難過。

穿越過來之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走馬觀花的在許昭妍腦海裡一幀幀重現。

她試圖從中找出一點齊淩謙在乎自己的證據。

可是冇有……什麼都冇有。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顆顆往下砸。

許昭妍雙手捂jsg著臉,痛苦的泣聲從指縫裡飄出來。

過了很久,車子停下。

司機轉過頭特意放輕了語氣:“姑娘,到了。”

許昭妍已經冇哭了,她紅著眼睛點點頭,就要去開門。

一抬眼,卻看見窗外寂寥的山林景色。

她頓時怔住:“這是哪兒?”

司機也愣了愣,拿起手機看了眼:“鹿門山呀,你叫車時填的地址就是這裡。”

許昭妍這纔想起來,她上次用叫車軟件是來齊淩謙的那次。

她忘記改地址了。

其實現在讓司機把自己送回市中心還來得及。

但不知怎麼,許昭妍說了聲謝謝就下了車。

重新走到普德寺的門口,還是相同的場景,但她的心境完全變了。

半晌,許昭妍回過神,自嘲自己來這裡又有什麼用。

轉身正想走時,寺廟的門卻被人打開。

還是上次的那個小沙彌,他聽到門外有聲音便出來瞧瞧。

他認出許昭妍:“是謝夫人吧?天色已晚,您先進來在謝先生的房裡住一晚吧。”

他冇問她為什麼來,這讓許昭妍有些意外。

她猶豫片刻,點點頭:“好,謝謝。”

沙彌把許昭妍領到齊淩謙修禪時住的臥房後就轉身離開。

屋子裡很乾淨,東西也不多,空氣中有隱隱的檀木香。

許昭妍四處看了看,突然好像能明白齊淩謙為什麼執著於修禪了。

這裡能靜心。

人心是很難測的東西,她隻因為猜不透齊淩謙一個人的心就疲憊至極,更何況齊淩謙每天要和那麼多商業場上的老狐狸打交道。

沾上**的心會變臟,他大抵是不想也變成那些人的模樣吧。

許昭妍深吸了口氣,正想休息。

餘光卻突然瞥見木桌上鎮尺下壓著一張紙條。

她走過去拿起,紙條泛黃,日期寫著八年前的七月十二日。

將紙條展開,隻見上麵簡略的寫著一句話——

“今娶妻生子,非心中所願,非背離經道,隻為能與父母交代。弟子願一生吃素,贖清此生罪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