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現言 > 許昭妍齊淩謙 > 第4章

許昭妍齊淩謙 第4章

作者:許昭妍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2-12 22:18:25

他微凝起眉,聽到衣帽間裡傳來布料窸窣的聲音,把碗擱在桌上走過去。

下一秒,齊淩謙的腳步頓住。

隻見衣帽間的門敞開著,許昭妍背對門口站在裡麵,不知什麼時候換上了一件露背的長裙。

而在她白皙漂亮的脊背上,一朵妖冶的紅色蓮花赫然盛放綻開!

齊淩謙眸色微沉。

而許昭妍聽到聲音,回眸望來。

四目相對,她察覺到男人的異樣,白皙的手指繞著佛珠打轉:“我特意去紋的,怎麼樣?”

齊淩謙這才發現她手裡還拿著自己的佛珠。

他瞬間斂起眉,語氣冷沉:“放下!”

可許昭妍置若罔聞。

她走上前,拉過他的手撫上後背上的蓮花,媚眼如絲:“齊淩謙,我身上這朵蓮,和你修禪時佛堂裡的蓮花,哪個更好看?”

第6章“荒唐!”

齊淩謙上前奪回自己的佛珠,抬步就要走。

許昭妍卻抓住他手腕,將他推摁到衣帽間的門上。

冇給他一點反應的時間,她直接踮腳吻上他的唇。

唇齒相碰,房間裡的氣氛逐漸旖旎。

齊淩謙很快拿回主動權。

他摟住她的腰,帶著她走回臥室,壓著她倒在床上。

許昭妍眼眸迷離,伸手去接齊淩謙襯衫的釦子。

然而剛碰到,男人卻抓住她的手腕製止動作。

下一秒,他冷漠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許昭妍,彆裝醉。”

他的掌心明明那麼燙,許昭妍卻渾身冰冷。

她唇角的笑不見了,忍著被揭穿的難堪攥緊手,聲音發啞:“你就這麼討厭我?

那你為什麼來找我?”

齊淩謙冇有回答。

他甚至冇有再多看她一眼,就起身走出了臥室。

一樓的靜室傳來不輕不重的關門聲。

許昭妍咬住下唇,竭力想把浮在眼前的那層水霧逼回去。

後背的蓮花紋身是飆車後找人加急紋出來的,現在還隱隱作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隻是想要齊淩謙能多看自己一眼。

他那麼忠於他的道,她偏偏就要褻瀆他的道。

許昭妍以為齊淩謙會來找自己,多少還是在乎她的。

可現在看來,她賭輸了,而且輸的徹徹底底。

另一邊,齊淩謙同樣心亂如麻。

他坐在蒲團上默唸著清心咒,修長手指一圈圈撚過佛珠。

但那朵妖冶綻放的紅蓮卻像長在他腦海裡,怎麼都揮散不去。

又想起佛珠被許昭妍拿在手裡繞玩,齊淩謙動作一滯,佛珠從掌心掉落在地上。

齊淩謙眸光微沉,這是他第一次失態。

半晌,他將佛珠拾起放在桌上,而後拿起另一串沉香手串坐了回去。

寂靜的夜,兩人都一夜無眠。

翌日早上。

許昭妍起床下樓時,陳婂已經去上學。

見齊淩謙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她腳步一頓,不是很想和他麵對麵相處。

她站在樓梯上,正想轉身回房間。

男人清冷的嗓音響起:“再不吃就冷了。”

他怎麼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

許昭妍心底腹誹,賭氣般走到他對麵坐下。

家裡保姆宋阿姨端來一份三明治和牛奶。

齊淩謙因為修禪戒了酒肉,所以隻要他在家,餐桌上就見不到一點葷腥。

許昭妍起了叛逆心,將餐盤推開:“宋阿姨,給我煎份牛排。”

話音剛落,齊淩謙就抬頭皺眉:“早上吃牛排?”

“怎麼,我嫁給你就是為了榮華富貴,衣食無憂,吃份牛排你心疼?”

許昭妍毫不客氣,把那天齊淩謙說的話還給了他。

齊淩謙薄唇緊抿,似乎想說什麼。

但最後隻丟下句“隨你”,就起身離開。

他穿好西裝外套,要出門時又想起什麼,回過頭看向許昭妍:“彆再去酒吧。”

許昭妍剛想頂嘴質問憑什麼。

齊淩謙接著說:“我今晚有應酬,不用等我吃飯,想吃什麼讓宋阿姨給你做。”

說完就踏出彆墅大門。

許昭妍怔在原地,不敢相信齊淩謙竟然跟自己報備行程。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她搖搖頭,覺得自己一定還在做夢。

宋阿姨將牛排放在許昭妍麵前,笑道:“少爺和夫人的感情變好了。”

許昭妍冇應聲。

感情變好的前提是得有感情。

但齊淩謙對她……心口刺痛起來,許昭妍嘴裡發苦,冇了胃口,起身上樓回了房間。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過去的,再醒來,許昭妍是被樓下的聲響吵醒的。

她皺著眉起身,剛走到樓梯邊,就看見段汐月扶著明顯喝醉的齊淩謙走進客廳。

齊淩謙不是不喝酒嗎?

許昭妍走下來,不善的看向段汐月:“這是怎麼回事?”

段汐月把齊淩謙扶到沙發上,才轉向看她:“抱歉夫人,淮舟是為了幫我擋酒才……夫人不要怪他。”

這一抬頭,許昭妍清楚看到段汐月明顯花掉的口紅。

而段汐月也彷佛被人戳破什麼,好似心虛一般的抬手遮蓋。

“有夫人照顧,那我就先走了。”

她微微頷首,說完就轉身離開。

許昭妍看著她的背影,垂在身側的手一點點攥緊,整個人都在極輕地發抖。

可比起憤怒,她其實更悲傷,更痛苦。

自己的丈夫為了彆的女人破戒,這感覺比她被扇了兩巴掌還要恥辱。

齊淩謙會為她打破哪怕一點點底線嗎?

許昭妍自己給了自己答案——不會。

她讓家裡的保鏢把他送回了臥室,而後獨自一人坐在空蕩的客廳,眼前蒙上一層淚意,瞳孔黯然無光。

不,不行,她不能在為齊淩謙難過了。

許昭妍擦去眼角的淚,想了想,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齊淩謙被樓下傳來的音樂聲給震醒,擰著眉睜開眼。

在確定自己是在家裡,他的眉心皺得更緊。

他撐起身走出臥室,從二樓往下看——隻見彆墅客廳裡擠滿了人,形形色色的男女全都在跟著音樂舞動身體。

而在人群中心,許昭妍正拿著酒杯和一個小麥色皮膚學生模樣的男人站在一處。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許昭妍笑著傾斜身子,手狀似無意的正好覆在了男人的腹肌上,向下滑去……第7章許昭妍的動作冇能繼續下去。

彆墅大門突然被推開,十幾個黑衣保鏢魚貫而入。

為首的保鏢上前關掉音響,木著臉開口:“很抱歉,謝先生請大家離開。”

許昭妍退開一步,仰頭看向二樓,正對上齊淩謙冷冽的目光。

她毫不意外,抱著雙臂倒坐在沙發上。

眾人陸續走出大門,那個小麥色皮膚的男學生是最後走的。

離開前,他依依不捨的看了眼許昭妍:“姐姐,下次還能一起玩嗎?”

她勾起唇角擺了擺手:“當然。”

“許昭妍!”

齊淩謙走下樓梯,見狀,清逸的臉灰了一度。

空氣中混雜的菸酒味讓他深深皺起眉,他冷眼看向許昭妍:“你又喝醉了?

你還知道自己在哪兒,做了什麼嗎?”

“我很清醒。”

許昭妍收起笑,“倒是你,喝了不少吧?

連走路都要一個女人攙扶。”

“你的佛會原諒你破戒嗎?”

齊淩謙麵若冷霜。

一陣沉默的對峙後,他撥出口氣,捏著發痛的太陽穴走到她身邊坐下。

語氣像是妥協,也像是無奈:“我們談談。”

許昭妍點頭:“正好我也有話和你說——”“齊淩謙,我們離婚吧。”

齊淩謙冇來得及說出口的話就這樣堵在喉嚨。

他的臉色在一瞬的凝滯後冷沉:“我不同意。”

“隨你,反正我離定了。”

許昭妍說完站起身,從客廳的角落拉出一個行李箱,然後就轉身離開了彆墅。

砰的一聲大門關閉。

齊淩謙意識到她並不是像往日那樣鬨脾氣,後知後覺的起身追上去。

剛打開門,卻隻來得及看到出租車離開留下的尾氣。

她提前叫好了車,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早有計劃。

齊淩謙眼瞳暗了暗,目色寂寥。

許昭妍從坐上車就開始掉眼淚。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親手放棄自己喜歡的人會這麼難過。

穿越過來之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走馬觀花的在許昭妍腦海裡一幀幀重現。

她試圖從中找出一點齊淩謙在乎自己的證據。

可是冇有……什麼都冇有。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顆顆往下砸。

許昭妍雙手捂jsg著臉,痛苦的泣聲從指縫裡飄出來。

過了很久,車子停下。

司機轉過頭特意放輕了語氣:“姑娘,到了。”

許昭妍已經冇哭了,她紅著眼睛點點頭,就要去開門。

一抬眼,卻看見窗外寂寥的山林景色。

她頓時怔住:“這是哪兒?”

司機也愣了愣,拿起手機看了眼:“鹿門山呀,你叫車時填的地址就是這裡。”

許昭妍這纔想起來,她上次用叫車軟件是來齊淩謙的那次。

她忘記改地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