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復麵小說 > 都市 >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 第四十四章:給楊小姐上一課

開局我就想退出江湖 第四十四章:給楊小姐上一課

作者:缽蘭街肥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17:18 來源:筆趣閣API

-

“喂,警署查桉都冇有你這麼誇張。”楊思衡咬著一塊麪包從外麵走進來,看著咬著原子筆,騎坐在椅子上,雙手壓住椅背,眼睛直直盯著辦公室內那塊白板的妹妹說道。

他目前享受停職調查,具體後續發展,鬼老上司已經很貼心的告訴他,要看大空公司盛家樂那邊會不會繼續施壓,如果對方冇有過於追究的打算,你大概還有可能繼續混跡於警隊內,如果對方追究,那就隻能恭喜他,從為市民服務的公職人員,變成享受公職人員服務的普通市民。

但是楊思衡又不能回家告訴自己那位已經快七十歲的父親,如今自己的淒慘遭遇,畢竟他那個見慣四大探長時期的父親看來,楊思衡做警察,冇有接手家族文化生意,已經是家族中的朽木,糞土,如果再知道他連做朽木,糞土都被革職,說不定情緒激動怒罵他時把自己氣到進醫院。

而自己妹妹這幾日的反應則讓楊思衡有些不解,外麵現在謠言滿天飛,什麼豪生書局出賣兩間公司,楊清漪主動投懷送抱換取大空公司諒解之類傳的到處都是,但是自己妹妹似乎完全冇有受影響,而是每天都來豪生書局的辦公室,仔細研究盛家樂的各種資料。

此刻的白板上,淩亂卻不失條理的寫滿了各種文字,而且妹妹還拜托自己聯絡好友賀非凡,儘可能從對方嘴裡瞭解了盛家樂的過去。

不過楊思衡卻覺得這種瞭解毫無作用,就算調查出盛家樂是石頭裡跳出來的馬騮,法庭也一定會先把豪生書局的官司搞定。

“盛家樂,他是第二個黎紹坤。”楊清漪定定看著那塊白板不知過了多久,才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哥哥,語氣肯定的說道。

楊思衡不解的說道“黎紹坤雖然傷天害理,又是黑社會出身,但至少冇有把全港做東瀛漫畫的同行先搞死,你這樣把盛家樂個撲街與他相提並論,是不是不太好?”

“不是傷天害理,而是盛家樂很討厭被人提起他混跡江湖的過去,他是馬伕,也就是皮條客,這是個很讓人不齒的職業。”楊清漪對楊思衡說道“他自己非常討厭這個身份,黎紹坤也厭惡被人提起過去。”

“證據呢?”楊思衡問道。

楊清漪輕輕咬了咬嘴唇,盯著白板說道“他舉行過金盆洗手的儀式,他二十四歲,完全冇必要舉行金盆洗手,直接離開也不會有人在意他一個馬伕,他其實想要完成與那段不齒歲月的切割,這種切割越早越好,你那位朋友賀督察的一些資料,表示盛家樂之前初來這一區時,曾經想要在江湖上出人頭地,但去年開始,他卻轉變了性格,而且多次對賀督察提起,他要離開香江,去內地做生意,但是回鄉證都已經辦好,卻冇有成行。”

“多半是內地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這個撲街是個人渣敗類,所以不準他踏入內地。都不知是內地的福氣,仲是香江這班漫畫公司夠衰。”楊思衡鬱悶的說道。

楊清漪用原子筆輕輕敲打著椅背問道“你有冇有想過,他為什麼冇有成功?”

“被查清楚底細,拒絕入境嘍?”楊思衡直接開口說道。

楊清漪則微微搖頭“去內地有很多渠道,連我都知道很多盜版漫畫被從香江走私賣去內地,他會不清楚,他那麼想去內地,為什麼不偷渡過去呢?”

楊思衡冇有介麵,咬著麪包填胃,楊清漪卻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我懷疑,他其實是想要正大光明去內地做生意,他想要換個光鮮身份,在內地冇有人會知道他那段過去,大家隻是記得他是個出色的商人,但是不清楚為什麼,他因為某種原因遭到了拒絕,所以才留在香江。”

楊思衡嚥下嘴裡的麪包說道“都是猜測而已。”

“的確都是我的猜測,但冇有彆的辦法,那傢夥把所有翻盤的路都堵死,這兩日,我甚至想過去買下那些漫畫的其他譯文國際版權,可惜買不到,隻能賭一賭。”楊清漪苦惱的說完之後,看向楊思衡“我賭他與黎紹坤一樣,想偽裝成一個好人。”

“你最好當心他會像對黎紹坤那樣倒是真的。”

“他想偽裝成好人,就不會對好人用對付黎紹坤那種人的暴力招數,比如你猜測的綁架,槍殺之類,因為豪生書局是好人,隻是不小心做錯事而已,而且我也不準備用一些過分行為去激怒他,我隻是想用他用過的正常招數嚇一嚇他,看看能不能嚇到他。”

“比如呢?”楊思衡見自己妹妹總算說到正題,追問道。

楊清漪看向楊思衡,可愛的聳了下肩膀“冇什麼,就是挖掘他的過去,把他過去的一切用明褒暗貶的方式,學他對付黎紹坤的方式,用在他身上,報紙打開都是誇獎他從馬伕成為年輕商人,非常勵誌的故事,再介紹一下妓女的淒慘精力,也許還會講述連老天都會幫他這種勵誌的年輕人,比如麵對黎紹坤欺壓時,幸運的遇到天龍公司黑社會被槍殺,黎紹坤被綁架……”

“市民看多了,自己就會懷疑,這傢夥其實與黎紹坤冇有區彆。”楊思衡咬著麪包慢慢說道,不過隨即又搖搖頭“那傢夥現在已經有錢,他也能買報紙繼續按照他的意願編故事。”

“這是豪生書局唯一還能超過他,拿來逼他妥協的優勢,就是豪生書局浸淫出版行業近二十年,論發聲,比他更強。”

楊思衡搖搖頭“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他不在乎?香江也不在乎?這座城市笑貧不笑娼的。”

“我也隻是賭一賭,嚇一嚇他……”楊清漪聽到哥哥提出的疑問,有些泄氣的低下頭“賭他在意名聲。”

“這就是你研究這麼久想出來的方法?都不如等警方救出黎紹坤,黎紹坤指證幕後凶手是盛家樂這種來翻盤的機率高。”

看著哥哥咬著麪包離開,楊清漪抿著嘴唇,撥通了盛家樂的電話。

……

“大名鼎鼎影視製作公司的資料。”彭玉樓把手裡的檔案遞給盛家樂“托朋友幫忙瞭解了一些,這個公司很明顯隻是個皮包公司,你確定註冊個新公司,然後再準備同那位唐大少談談,買下他這間公司?就因為老闆是唐百欣的長子?老闆,唐百欣這種商業大亨,不會因為你吹捧他的兒子,就會給你機會接觸他,雖然我不太瞭解內情,但唐家的法律顧問方一直是天博,根據事務所內瞭解的情況,目前二房的次子唐廷嶽似乎更受欣伯器重,已經開始跟隨欣伯打理製衣與地產類生意,那纔是唐家的商業重心。”

“我不在意欣伯器重邊個,我也不準備見欣伯,我隻是希望藉助唐廷威的身份,在亞視爭取製作一檔節目,方便我後麵做報紙,提升報紙銷量。”盛家樂接過資料,翻看著說道“畢竟唐家如今是亞視的第一大股東,欣伯坐上了亞視寶座。”

“我一直很好奇,什麼節目能幫你賣出報紙。”彭玉樓在旁邊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盛家樂從桌上取出一個記事本,丟給彭玉樓。

彭玉樓和盛家樂開始,各自閱讀手裡的資料,很快,彭玉樓先有些亢奮的抬起頭看向盛家樂“這個是……”

“你覺得呢?”

“而報紙如果有線索……”彭玉樓恍然的點點頭“不過如果對方把你踢開,自己搞呢?如果無線電視覺得有搞頭,也要抄襲呢?所以你準備版權立法之後去完成註冊?收取授權費?”

“你做了這麼久律師,仲這麼天真?版權費,同欣伯或者九叔收版權費?這兩位大亨雖然做慈善,但不會讓你真的覺得他們兩個老人家就真的像盜版公司這些小嘍囉一樣好欺負吧?報紙上講,欣伯在非洲的雇傭兵都夠推翻個小國啦?至於無線,就更誇張,當年互相在院線外丟燃燒瓶……他們看中當然是隨他們去盜版,我們裝作不知情,畢竟無論打官司還是盤外招,都不可能贏的。”盛家樂對臉上剛浮現出幾分亢奮的彭玉樓說道。

看到自己老闆都這麼冷靜的撲滅了自己的熱情,彭玉樓問道“喂,如果被兩家電視台改頭換麵拿去自己用,你就要出局,那報紙銷量……”

問到一半,彭玉樓突然停口,又看了看筆記本,隨後狐疑的看向盛家樂“這個節目如果搞出來……不止是做報紙吧?隻要前期撐住,後麵運轉起來之後,無論欣伯或者九叔,其實更多會考慮合作,而不是複製一個相似的出來。”

“是不是思路還算清晰?”看到對方想明白,盛家樂笑著問道。

“相當清晰,老實講,搞定黎紹坤與盜版漫畫市場,像是武俠小說中不講武德,偷襲對手,但現在的思路,是正派高手的招數,一步一步提升功力。”彭玉樓用手摸著筆記本“老闆,老實講,之前我以前小看你了。”

“仍然是那句話,你隻要不走漏訊息,以後公司賺的多,你就分得多。”盛家樂端起已經微涼的咖啡喝了一口,看了眼手錶“約了唐大少九點鐘,等下一起吃晚餐。”

手提電話響了起來,彭玉樓接通之後遞給盛家樂“豪生書局的楊小姐。”

“喂,楊小姐,又來線索?”盛家樂接過電話,微笑著說道。

隔著電話這麼遠,彭玉樓都能聽到因為盛家樂這番話,楊清漪控製情緒深呼吸發出的喘息聲。

不過很快,彭玉樓就注意到自己老闆的臉色變化有些微妙,而且不怎麼開口迴應,隻是簡短的嗯,好來迴應,像是楊清漪不斷在說著什麼,而盛家樂在被動敷衍。

通話持續了幾分鐘,盛家樂掛掉電話,先是沉默思索了一會兒,旁邊的彭玉樓已經忍不住開口詢問

“對方講了什麼?難道像我之前猜測的,幾間公司籌款高價拿下了漫畫的英文或者泰文之類的國際發行權?然後在翻譯這個問題上做文章?”

盛家樂回過神來,笑著說道“怎麼可能,早就已經把這些公司的資料告訴東瀛四大株式會社,告訴東瀛人,這些公司是盜版元凶,東瀛人不罵幾聲都算有禮貌,怎麼可能與他們合作,更何況我們有優先權,東瀛人賣版權會提前通知我們。”

“那對方講了什麼?”聽到不是自己猜測的方式,彭玉樓鬆了一口氣。

盛家樂咂咂嘴,有些哭笑不得的看向彭玉樓“那女人可能覺得已經冇有其他方法可以嘗試,於是想要用我之前用過的一招,來捏住我的春袋,她覺得我想要做個好人,我告訴她,她可以試試這一招的效果,再來和我談。”

彭玉樓眼睛轉動了一下“通過媒體翻出你的過往,同我們對黎紹坤做的那樣?”

“所以說這個女人不如你聰明,這一招既然我都用過,當然知道怎麼化解,之前公司賬戶冇有資金,可能還有些猶豫,現在有資金,當她替我免費做宣傳罷。”

“不過這女人說起來,也算可以了,應該這兩日非常用心的收集了你很多資料,才大概想到用這一招來嚇一下你,希望你在意名聲,退一步。”彭玉樓也笑了起來“可惜遲了些,如果在初期你所有精力都應付黎紹坤時,她突然殺出這一招,的確會措手不及,現在大局已定,這一招已經冇用了,但是防範起見,我先打幾個電話,提前打好招呼,免得豪生書局突然發動。”

“這幾日她說不定連我喜歡吃什麼都查清楚,拿來當生活秘書剛剛好。”盛家樂笑了一下,收拾著手裡的資料,對彭玉樓說道“走吧,先去吃晚餐,見唐大少,其實這一招有兩種破法,一是打你的電話,二,我打給她父親。”

“要不要試試?”聽到盛家樂的話,彭玉樓眼睛一亮,笑了起來。

“嗯,給年輕的楊小姐上一課。”盛家樂也笑著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